符离_云欢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盗全漫威HPK阴阳师推文狂魔
各种cp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主食黑瓶 瓶盟
漫威贱虫贾尼盾冬锤基
K伏八尊礼夜伊
阴阳师夜青狗茨博晴
HPDH GGAD

看到这里的时候好像勇利温柔的给了维克托一巴掌 我真的克计不具计己好想笑啊hhhhhhh(不我会被打的吧ˊ_>ˋ)

不想填坑,too……

鱼丸和粗面卖光了x:

西风:



有没有那么一个坑,会让人不想再犯懒,抖擞精神起来填坑,本本它不再落灰尘


有没有那么一个坑,会让人想起要填坑,存了一个盘的草稿,让我有些怀疑人生


有没有那么一个坑,会让你哭着想裸奔,让你欢喜也让你忧,这么多的坑


[全职]荣耀幼儿园•七夕番外篇(下)

•本章昊远 林方 张安 包罗 翔叶
•说好昨天发可是我流量用完了QWQ 今天也没有回去的希望了就先发上来吧

——————
•昊远の场合
唐昊站在远处,时不时转头一脸嫌弃地看着和邹远玩得正欢的狗狗。

“小远,它都没洗澡呢,脏兮兮的。”

邹远正在给小狗喂火腿肠。估计是几天没吃饱,一根火腿肠转眼就被消灭干净。邹远站起来冲唐昊大喊:“唐昊,过来帮我看一下,我再去买根火腿肠。”

“我帮你买,你自己跟它玩吧。”唐昊抱着胳膊,嘴撅得老高。

“不行。你要学会爱护小动物,快过来!再不来我就过去了。”邹远抱起狗狗作势往这边走,唐昊磨蹭两下,还是接过来抱在怀里。

邹远买完东西,撕开包装笑眯眯递到唐昊嘴边:“奖励你先吃一口。”见唐昊张大嘴立马补充道:“就一小口,剩下的给它。”

唐昊郁卒,自己的待遇居然变这么差,不甘心地盯着邹远。

“怎么了?”

“…”

“生气了?”

“以前都是你一口我一口的,怎么它来了就全给它了!”唐昊愤愤。

“噗…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跟狗狗比呀,它饿坏了嘛。”邹远不知哪里惹到唐昊,没想到他是又在这么奇怪的点上纠结,一下笑了出来。眼见唐昊脸色一会黑一会红,不知是恼是羞,也渐渐止住声,安慰道:“好啦好啦,你看,平常一家三口,爸爸妈妈有好吃的也会先给孩子对不对?哪有人跟孩子抢吃的呀,别生气了,你要真馋了等会我再给你买。”

唐昊原本不高兴,正要发作就听到“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孩子”之类神奇的字眼,再一看眼睛亮亮的正给自己怀里的狗狗喂食的邹远,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顿时油然而生。看狗狗也顺眼了,气也不生了,一口答应道:“好!”想了想又补充上:“就买一个,你一口我一口!”


•林方の场合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那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方锐!”

“林敬言。”

“我们是穿越在幼儿园之间的犯罪组合!”

“白洞 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方锐同志,今天七夕,我们应该干什么?”林敬言故作严肃地问道。

“今天七夕啊,应该做点不一样的恶作剧。”

“比如?”

“比如从牵手的哥哥姐姐中间跑过去,比如给许老师打电话,再比如在跑过去的同时打电话唱single dog!”

“…”

最终,林敬言回家,用粉红粉红的糖纸把林妈妈做的太妃糖包好,装在小篮子里。方锐把两个人万圣节的服装找出来,两个人换好,拿着篮子走到大街上。

“美女姐姐,买些糖果吧!”

“大哥哥,给姐姐买些好吃的太妃糖吧!”

糖做得不少,却一下午不到就卖完了。方锐摘下礼帽,一屁股坐到长椅上:“累死我了,居然都卖完了,我还以为能剩下几个我们一起吃呢。诶对了,卖了多少钱?”

林敬言掏出一把钢镚,数了数,只有7个。

“怎么这么少?!剩下的呢?”

林敬言冲方锐眨眨眼睛,把另一只藏在背后的手伸出来,手里握着一朵玫瑰。

方锐睁大眼睛,刚要说话,嘴里就被塞了一颗东西。舔了舔,甜甜的。

“糖和花,送你的。”


•张安の场合
“学长,今天有空跟我一起去儿童图书馆吗?”安文逸推推眼镜,一本正经地对张新杰说道。

然而仍然是单身的某中年授课大叔本着我得不到你们也休想得到的原则,在七夕节这一天继续以“你们来不来都可以我很随意的”为借口压榨小朋友。其中就包括早教班的尖子生张新杰。

“我看看,”张新杰翻了翻日程表,“恐怕不行,上午有一节数学课。下午要完成布置的作业邮件交上去。”

“这样啊,那么不打扰了。我自己去也可以的。学长再见。”安文逸把书往胸前抱了抱,跟张新杰道别。

“嗯,再见。”

安文逸自己跑到儿童图书馆,把各种习题本摊满整张桌子,开始预习。没一会就被一道题卡住进程,眉头都皱了起来,咬着铅笔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道题把公式变形就好了。”张新杰边说边把书包放到一旁的座位上,自己找出数学书指给安文逸看。

“学长你不是…怎么也来了?”

“老师说上不上都无所谓,我也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咳,还有,今天过节,应该适当放松一下。”


•包罗の场合
“小弟小弟,你在家吗?”包荣兴一大早就按响对门罗辑家的门铃。开门的是罗辑的妈妈。

“哎呀,是包子呀。罗辑今天有些发烧,还在睡呢,恐怕不能跟你一起玩了。”

“啊?小弟病了,那我更应该去看看他了!”

“包子听话,会传染的。等他病好了,我就告诉他找你玩。”

“那好吧,我会等着他的!”包子替罗妈妈关上门,自己跑下楼。

“小弟居然病了,我又不能照顾他,该怎么办呢?”包子两手抓住双杠,头朝下翻了个跟头,冥思苦想。

“啊!有了!妈妈说应该给生病的人买水果!我也买给小弟好了!”

包荣兴拿着压岁钱买了几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兴冲冲地跑上楼再次按响门铃。这次却是裹着被子的罗辑开门。

“咦?小弟你不是发烧了吗,你妈妈呢?”

“她出去买菜了,家里就我一个人。”罗辑含混不清地回道。

“那让大哥我来照顾你吧。你看,我给你买了水果!你快去躺下!”

罗辑被包荣兴搀扶回房间,一路上汗颜:“我是发烧,又不是什么大病…”

“不行,你快回去,剩下的交给大哥我!”

罗辑无奈,重新躺回床上。等包荣兴把水果切成小块端回来,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哎呀,看来小弟病得不清嘛。算了,等你起床再吃好了。”包荣兴放下果盘,替罗辑仔细把被角掖好。自己搬个凳子坐在床边看着罗辑。

罗辑是被热醒的。一睁眼就发现包荣兴伏在床沿。

心真大啊…罗辑扶额。

“小弟,我照顾你…”包荣兴在睡梦中嘟囔道。

唉。罗辑暗暗叹口气,掀开被子盖在包荣兴身上。

“谢谢大哥。”


•翔叶の场合
“诶?怎么是翔翔?来找我们家修修玩的吧?来来来快进来,”叶妈妈刚要出门上班,一开门就发现孙翔满脸通红站在门口,“叶修!快下楼!翔翔来找你玩了!”

“不不不,我只是散步碰巧…”

“碰巧从二楼散步到五楼。”叶修揉着眼睛,站在楼梯上懒洋洋道。

“叶修!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现在把你送到补习班去跟叶秋一起!”叶妈妈怒,刚要出门,转脸又笑眯眯地看着孙翔:“阿姨先去上班了,你们俩好好玩。中午可以叫麦当劳,修修不听话就替阿姨教训他!”

孙翔狂点头送走了叶妈妈。刚关上门就蹭到叶修旁边,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叶修,你妈妈叫你修修诶!哈哈哈哈哈!”

叶修嘴里正叼着个全麦面包,闻言咬了一口,斜了眼孙翔:“我妈还叫你翔翔呢。”

孙翔笑得正欢,一下就被呛得倒在沙发上咳嗽个不停。

叶修慢吞吞重新走上楼,孙翔也急急跟上去,拦住正要关上的房门:“诶你干嘛!”

“换衣服啊,”叶修挑挑眉,“你想进来看看?”

眼看孙翔脸越来越红,叶修终于没憋住一下子笑出来:“哈哈哈逗你的!真信了!”

孙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蹬蹬蹬跑下楼:“叶修你这个变态!”

等两个人终于站到儿童乐园的大门口,已经接近中午。不过谁也没提起午饭这码事儿,直接奔着各种设施就从中午一直疯玩儿到晚上,天快黑时才一起走到二楼准备道别。

“完了!我钥匙忘带了!”孙翔惊呼。

“去我家吧。”叶修翻翻裤子口袋,眨眨眼:“药丸,我也没带…等他们回来吧。”

两个人又晃晃悠悠走到楼下,并排坐在长椅上。孙翔觉得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等他好容易憋出一句“今晚的星星真漂亮。”叶修已经脑袋一歪,趴在孙翔小臂上睡着了。

孙翔急忙闭嘴,头也不敢动一下,直挺挺地坐在长椅上。

约摸过了十几分钟,孙翔试探道:“叶修?”

叶修没反应。

“修修?”

叶修还是没有动静。

孙翔见状,大着胆子开口:“修修,不不不这是你妈妈叫你的,我该叫…算了还是叫叶修吧!其实我今天是来跟你表白的!妈妈说今天是七夕节,应该告诉喜欢的人自己的心意,这个叫表白。”孙翔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吧我挺喜欢你的,不过我想了一天,都没想好应该怎么告诉你。结果你居然不等我先睡着了!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啊!有了!”

孙翔轻轻弯下腰,快速地在叶修白白软软带香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叶修,我喜欢你。”孙翔说完,头一歪,也睡着了。

过了好久,叶修摸摸有些发烫的脸:“蠢翔。”






END
——————
七夕篇写完了,那么最佳道具奖:乐园、长椅和沙发!鼓掌啪啪啪!

请不要在意罗辑妈妈、叶修妈妈和叶秋哪里去了,可能在儿童乐园玩泥巴吧( ̄▽ ̄)



[全职]荣耀幼儿园•七夕特别篇(上)

•好久没更新我该死(喂你真有脸说)

•今天是七夕呀,小朋友们和老师格外的活跃呢( ´ ▽ ` )ノ

•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七夕幼儿园也放假( ̄▽ ̄)

•cp是迄今为止出现的笔蓝 江周 双花 莫橙 杜柔 昊远 林方 张安 包罗 翔叶 先放前五个不然七夕就要过去了QWQ 剩下的明天放

•荣耀幼儿园43—49走这:http://chuyunheng.lofter.com/post/1db1b3d6_ad7c52c


————————

•老师们の场合
“阿远该起床了!今天说好一起出去的!”笔言飞一大早就收拾好开始脑补今天的行程。

然而等他晃悠到卧室,许博远还是蒙在被子里。

“起来啦太阳晒屁股啦。”笔言飞顺势拍了拍许博远的屁股,换来许博远一阵不满的呻吟:“唔…还早着呢
呢…嘶ーー我的腰…要不是你昨天晚上非要熬到12点钟才开始…”

笔言飞一边嘴上念叨着“好了好了我错了小祖宗快起床”一边弯腰使劲把许博远从被子里扒拉出来。

强行被起床的许博远表示他不爽,很不爽,非常不爽。起床气一发作,掀起被子就把一条腿半跪在床上的笔言飞糊了进去。笔言飞重心不稳,一头栽到许博远旁边,被睡迷糊的许博远八爪鱼似的缠了上来,还不安分的动了几下。

笔言飞僵住了。他再次感受到了远古大自然对他的召唤,一个翻身压在许博远身上,手慢慢钻进许博远的睡衣。

“既然你说还早,那我们就再来几次吧。”

事后许博远表示再也不会赖床了QWQ




•江周の场合
“泽楷,爸爸妈妈今天有事不回来了。隔壁叔叔阿姨带小江出去玩了,等会会有阿姨来给你做饭,自己在家要乖哦。”

“嗯,不要喝太多酒,妈妈再见。”周泽楷乖乖把门锁好

啊,就剩我自己一个人了。周泽楷笔直笔直地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两只小手放在膝盖上。

不想看电视。

家里好安静。

要做一个乖小孩。

可是一个人好无聊。

…想小江了

小江在哪里…好想一起玩。

咦?有人敲门,是做饭的阿姨吗?

周泽楷晃荡着小腿从沙发上滑下来跑去开门:“谁呀?”

“小楷,是我。”

咦咦咦这个声音好熟悉?!周泽楷打开门,激动地扑上去。

“江江!”




•双花の场合
张佳乐站在小区里的花坛边,等孙哲平下楼。

“张佳乐我来了!”

“你怎么这么慢呀。”

“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孙哲平从背包里抽出一条玩具武装带,替张佳乐系上,又往他手里塞了把手枪。自己抽出一把宝剑,挥了两下。

“为什么你拿的是看起来这么帅的宝剑?”张佳乐不服气。

孙哲平一脚踩上花坛:“因为我要贴身保护你啊。”




•莫橙の场合
莫凡躲在儿童乐园的滑梯后,看着对面沙坑里穿着小裙子的苏沐橙和其他小朋友堆沙堡。

苏沐橙玩得起劲儿,一抬头就看见滑梯后露出的黑色衣角。

“你也过来玩吧。”苏沐橙站起身喊道。

莫凡被吓了一跳,正想走出去,就看到苏沐橙被其他的小朋友拽了回去。

“你喊什么呢,哪里有人啊?”

莫凡又默默地蹲了回去。

快到午饭时间,一个又一个孩子被家长接走,最后只剩下苏沐橙。

苏沐橙站起身,朝滑梯走过来:“你还在吗?”

莫凡握着小拳头,呆愣愣地蹲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想跟我玩吗?不过我该回去了,下午我再来找你吧,拜拜!”苏沐橙说着朝滑梯的方向挥挥手,准备离开。

“等一下!”莫凡从滑梯后跑出来,拉住苏沐橙的手。

“这个送给你。”莫凡摊开一直攥紧的手掌,上面静静地躺着一枚小白花发卡。

“我觉得,你带这个特别好看。”莫凡闷闷地说完,不等苏沐橙答话就跑回了家。

啊,今天和她说话了。




•杜柔の场合
“柔柔柔柔,你要去哪,等等我呀!”杜明边追边喊。

“胆小鬼我说了不要总是跟着我!”唐柔忍无可忍,转过身大喊。

“啊…那好吧…”杜明嗫嚅道:“对不起。”

唐柔气势汹汹地往前走,发饰上的铃铛一蹦一蹦的。等她转过一个拐角,左右看看杜明没有跟来,才想起刚刚杜明有些委屈的脸,脚步不由放慢。

他不会哭吧?唐柔皱皱眉毛。

算了,跟他道个歉好了。

打定主意唐柔就要往回走,一不小心踩进路面一块小凹陷,摔进一旁的草坪里。手底正好按住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怎么还会动?

“啊!”唐柔没控制住,叫了出来。

一直远远跟在唐柔身后的杜明听见叫声,慌忙冲出来,正好看见一条毛毛虫正努力爬上唐柔的手背。

“啊!”这次不是唐柔,而是杜明被吓一跳了。

杜明正想跑,突然想起虫子还在唐柔手上,又退了回来。

“柔…柔柔你别怕!我马上就把它赶跑!”杜明大声说着给自己壮胆,眼睛一闭把手伸了过去。胖乎乎的毛毛虫受到惊吓,在杜明手里扭动得更加起劲儿,最后被一把丢开。

杜明睁开眼睛,伸出另一只手把草坪里的唐柔拉起来:“对不起…我又跟着你了…”

唐柔摇摇头,铃铛也跟着蹦跶:“是我说对不起,刚才不应该说你的,你很勇敢。”末了,又添上一句:“你想跟我一起玩吗?”




TBC
——————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每天都是情人节呢



[HP]关于求婚

“迷人的小姐,你愿意成为我的妻子吗?”

“不,Blaise,”Hermione说道,“我敢保证不出一年我就会暴毙。”











Blaise妈妈丈夫暴毙梗 有人看懂了吗ˊ_>ˋ



[HP]突然想起一个问题

巫师们一定做不出伏地魔的复方汤剂,因为他根本没有头发ˊ_>ˋ

【专题】在小说写作中,人物间对话写作的技巧与手法

跟着关注的太太一起涨姿势 (๑•̀ㅂ•́)و✧

Jane_ZYL:

感觉到自己又涨了姿势,所以我闷头回去改文了_(:з」∠)_


子惜:



筱雅:







花猫吱欧_提前进入修罗期:















流光:































碇唯里の小世界:































































第一篇:
































作者/fading
其中一小部分是我自己的经验,大部分我自认应该是小说领域的普遍标准。


1,有些人习惯加一些专属的小动作和口头禅,这个不是不可以,在一定情况下也会有效,比如有的作家会用一定的读音错误或是用词错误来表示表示说话者受教育程度不高的事实。但这种做法并不绝对,更多的作家则会认为这样写对话会有损小说的优雅。另外经常用这种方法也会让读者厌烦。


2,”通向地狱的路是由副词构成的”,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写法绝对应该避免。如果你要表现一个人不耐烦,你不应该写他“不耐烦地说”,而是让他说的话让读者自动看出不耐烦。
举个例子:他生气地说:“你是一个懦夫!”——这不是一个好的对话。
改成这样:他说:“你这个懦夫!”——和上一句比明显好多了。
如果我在编辑一篇小说的时候,像: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不耐烦地说:“能不能先给我一包烟?”这样的句子我就会修改成:他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说:“先给我烟再说。”


3,当我们写对话的时候,我们不是真的在写一个人如何说话。卡佛在谈到海明威的时候说,大家都说海明威对话写得好,但是人们实际上并不像他的人物那样说话。这是什么意思呢?在日常语言中,我们说话其实是断断续续的,其中会夹杂大量无意义的信息,口头禅,而重要的信息有时候我们反而没有说出来,有时候我们则是靠我们的语调来表达情感。这些情况都是于我们的书面写作全然不同的。因此,我们不可能在书面写作中全然模仿日常语言,就好像你用录音笔录下两个人日常的聊天,哪怕聊天再有意思,如果你一字不差地转化为文字的话,这样的对话是不忍卒读的。所以我们在写作的时候要再进行处理,具体的过程很难说清楚,这里就不展开了。总而言之宗旨是:当你写作对话的时候,你写的不是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而是他的话所表达的意思。


4,一个人说的话,不等于他所表达的意思。第4条好像和第3条矛盾,其实它的意思是,写作者要注意说话者的潜台词。潜台词充斥了我们的生活,比如一个男人对女人说:“你的头发好香”,他可能不仅仅是在夸她的洗发水而已。既然如此,作者就应该同样在小说中重视潜台词的运用,之前的例子是比较浅显的,在具体写作中根据语境的不同,运用潜台词可以制造出许多精彩的效果。如果一个小说所有的人都直白地怎么想就怎么说,那这个小说不但对话没有趣味,而且也缺乏真实感。


5,冰山理论。海明威这样说过:“如果一位散文家对于他想写的东西心里很有数,那么他可能省略他所知道的东西,读者呢,只要作家写得真实,会强烈的感觉到他所省略的地方,好像作者写出来似的。”而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永别了,武器》的结尾:
医生顺着过道走掉,我回到病房门口。
“你现在不可以进来。”一个护士说。
“不,我可以的。”我说。
“目前你还不可以进来。”
“你出去。”我说,“那位也出去。”
在此之前,作者没有告诉读者房间里有几位护士,这段文字也没交代,可是读者就马上知道了这间停着“我”情人(凯瑟琳)尸体的房子里有两位护士。


以上是匆匆想到的关于对话的几个方面,抛砖引玉,未及之处日后再行补上。
































第二篇:
































作者/寒木钓萌
斯蒂芬·金的名言“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我先是在一篇网文中看到。
我当时极其的不明白,为什么是副词?凭什么是副词?后来看了斯蒂芬·金《写作这回事》,我感觉斯蒂芬·金他自己也没有说完全说清楚,这是为什么。
直到后来,学习了解了海明威的“冰山理论”后,我想,我应该明白了。
海明威的对话描写极其强悍,尤其是《老人与海》中的对话非常有力量,如下:
“圣地亚哥,"他们俩从小船停泊的地方爬上岸时,孩子对他说。"我又能陪你出海了。我家挣到了一点儿钱。” 
   老人教会了这孩子捕鱼,孩子爱他。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不过你该记得,你有一回八十七天钓不到一条鱼,跟着有三个礼拜,我们每天都逮住了大鱼。” 
  “我记得,”老人说。“我知道你不是因为没把握才离开我的。” 
  “是爸爸叫我走的。我是孩子,不能不听从他。” 
  “我明白,”老人说。“这是理该如此的。” 
  “他没多大的信心。” 
  “是啊,”老人说。“可是我们有。可不是吗?” 
  “对,"孩子说。"我请你到露台饭店去喝杯啤酒,然后一起把打鱼的家什带回去。” 
  “那敢情好,”老人说。“都是打鱼人嘛。”


你看,海明威在写对话的时候,很少在“他说”“我说”之前加上一些修饰语。假如加了修饰语,可能就会像这样: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为什么海明威没有加修饰语?因为,任何一篇小说,都有三个要素:作者,小说的人物,读者。
“小说中的人物”如果与“读者”的距离越短,就越有展示力,就越真实。
可是,就像上句对话中的【坚定地】这个词,很明显,他是作者的主观描述,得,这下问题来了,读者是根据作者的主观来了解人物,而不是人物的对话,这中间多了一个中介(作者)。
而中介越多,读者到人物的距离就会越长。
另外,我自己的另一个理解是,如果在“我说”“他说”之前加上很多修饰语,其实是一种偷懒的做法,这很不好。为什么?我们举例来说一说。
如果作者要表现一个角色的愤怒,比如,他可以这样【他愤怒地说:“你给我滚开!”】
你看,你直接在“他说”里面加上了“愤怒”这个修饰语,那么你会认为,你已经充分表达了人物的愤怒,从而,你不会再搜肠刮肚地找一些更适合人物的对话。总而言之就是这样,要想办法用对话表现人物,而不是偷懒地加上一些修饰语来表现人物。
还有一个,这才是最重要的。同样一句话,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理解,如果作者强制加上一些修饰语,就把这种蕴含在背后的美妙感觉锁死了,这会造成挂一漏万。比如这句话: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改成:
“不,”老人坚定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这好吗?这是相当的不好。原因如下:
一、难道老人说那句话时,内心只是“坚定”?可能海明威还会认为,老人内心应该还夹着一种期盼,期盼孩子跟他一起捕鱼,同时还夹着一层对孩子的关心。那么,你说海明威现在应该怎么做?难道他应该这样写对话:
“不,”老人坚定地、期盼地、关心地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二、假设,这是可能的,这是读者喜欢的,那么,你能说海明威的描述已经完美了吗?也没有,小说写出来后,有时候作者甚至都难以百分之百地把人物的内心猜透。人物说那句话时,可能还有别的心里,但作者不知道,这就会导致挂一漏万。
三、现在再假设,任何时候,作者都能百分之百地猜透人物的内心,并在“他说”里面加上5个副词来描述。
这样就完美了吗?显然,这也不完美,一千个读者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作者怎么可能完全猜得透读者读到这句话时,会怎样琢磨人物?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是,无论你用多少个词来描述“他说”,都是不完备的。既然不完备,何苦做无用功,而且还让读者看上去就像王大妈的裹脚。
因此,最明智的做法,就是一个副词也不加。哪怕加上一个,都是不好的。因为这会限制读者的想象。比如
“不,”老人说。“你遇上了一条交好运的船。跟他们待下去吧。”
假如你加了一个“坚定地”来描述老人说,那么就等于是宣告了老人此刻的内心只有“坚定”。但其实,人物的内心是复杂的,读者看到这句对话时,内心也是复杂的,可是因为你的臭水平,擅自加上“坚定”,一切便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坚定”这个感觉。这不就是捡个芝麻丢个西瓜吗?很愚蠢,不是吗?
一篇小说,如果读者没有想象的空间,那就不是一篇好小说。
最后,小说的本质是一种展示,而不是一堆形容词的描述。你要说人物此刻很恐惧,那你不能只是找几个关于“恐惧”的形容词来告诉读者,人物此刻很恐惧。而是要用人物的行动和对话向读者展示出来,让读者就像看电影一样。
最后,关于冰山理论,要求作者只写出八分之一,留八分之七给读者去想象。想象是美好的,每个读者都会有自己专有的想象,好小说就是要让人回味无穷,假如作者把八分之八全写了出来,这其实是一种不自信的做法,而且很没有技术含量。
这就是我对“通往地狱的路是副词铺就的”这句话的理解。
这句话要想发挥效力,对话必须是短小精悍,极富信息,如果对话就像王大妈的裹脚,又臭又长,那,再谈什么副词,就没有意义了。
































































本博客订阅地址:http://onlyyui.lofter.com/SubscribeMail
































贴吧地址:http://tieba.baidu.com/f?kw=%ED%D6%CE%A8
































































关于开群的提问,求帮助~:http://onlyyui.lofter.com/post/2fae68_e1ae66


























































【如何把人物写得立体】 byChuck Palahniuk

以后就按照这个了

Jane_ZYL:

继续涨姿势,顺便改文_(:з」∠)_


纯天然维c:



有用!打算试一试估计要锻炼很久……




葬歌:







刚刚在知乎上看到一个讲“如何描写人物”的问答,觉得非常非常的有用w








分享者原帖传送门在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
英文原网站传送门在这里→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如果可以请前往知乎贴为分享者点赞,Chuck Palahniuk的网站我没搞懂怎么弄(´・_・`)(英文盲)








以下是内容↓↓↓








@谢熊猫君








我自己的写作水平很差,我只是来节选一下著名作家Chuck Palahniuk(《搏击俱乐部》作者)的建议(Nuts and Bolts: “Thought” 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以上








再一次
分享者原帖传送门在这里→http://www.zhihu.com/question/22411485
英文原网站传送门在这里→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普通练字(ง •̀_•́)ง
已经忘了长恨歌怎么背了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