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怀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瓶盟]王萌萌奇遇记


看文提醒:食用请配合BGM滑稽かな滑稽かな(//∇//)




==========




八月的杭州丹桂飘香,风景独好。荷花开满西湖,正应了那句“接天连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破天荒领了奖金的王萌萌欢快地跑到湖边儿,也不管平时挤满游客的西湖今天怎么出奇的安静,在断桥边儿买了盒桂花糖藕拈着吃。

这糖藕是属杭州的最正宗好吃,白白净净的藕片用熬制好的枣红色的糖油一淋,粘稠的糖油顺着藕上的纹理一点点滑下,顿时芳香四溢。糖藕甜香软糯,从制作到端上来供人品尝,有三急不得:一是选料急不得。必须用粗细匀称的七孔老湖藕;二是制作急不得。要在砂锅上用慢火炖煮三四个小时;三是吃时急不得。桂花糖藕粘筷粘牙,品尝时须得小心些才好。

这不,王萌萌就犯了难。怪只怪这藕太好吃,王盟迫不及待的挑起一块,另一块也跟着粘上来,怎么甩都甩不掉。一着急,手上一甩,两块藕连带着签子一起飞了出去,掉进西湖。

王盟直心疼那两块藕,趴在桥边朝湖里看。正张望着,突然看见湖面起了几个小泡泡。

诶?没看见有鱼啊?

就在王盟思忖的当口,那几个泡泡越来越大,水面翻腾出浪花,紧接着一尾人鱼从浪花里蹦了出来。

人鱼黑头发黑眼眸,连鱼尾巴都黑得发亮,鳞片上还覆着水珠,在阳光的照射下泛着光。

王萌萌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人鱼,“啊!”一声跌坐在地。“你你你你‥你…”,你了半天也说不出一个字儿,却突然发现,这位人鱼的嘴里还叼着刚刚掉下去的藕片。

王盟一下子更激动了:“我不是故意的,这是我不小心掉下去的!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人鱼低下头,看着被吓得说话都磕磕巴巴的王萌萌,淡淡问道:“这是你掉的?”

王萌萌低头,拼命想找个缝儿钻进去,小声答道:“是‥.不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话说到一半,王萌萌就听见几声诡异的“咔嚓”声,抬起头一看,居然是人鱼在吃藕片!

王萌萌呆呆的看着张起灵吃完糖藕,忘记了害怕。

张起灵吃完,看向王萌萌:“你还有么?”

王萌萌没反应过来,这是什么情况?人鱼爱吃糖藕?童话故事里写的不是海草么?!一瞬间,王萌萌觉得天真的自己被那些无良的作者骗了。

“这个,你还有么?”,张起灵见王萌萌没反应,又问了一遍。

王萌萌“啊”了一声,手忙脚乱爬起来,把剩下的半盒藕递给他。

张起灵也不客气,接过盒子道了声谢就吃起来,独留王萌萌一个人心疼自己的藕。

眼见半盒香喷喷的糖藕吃完,王萌萌才出声:“这些都给你了,我可以走了吧…”

张起灵看了眼正小心翼翼挪动的王萌萌,点点头。王萌萌如获大赦,一溜烟儿跑了。

ーーーーーー第二天ーーーーーー

吃完饭,王盟照例出来散步,西湖他是不敢再去了的,昨天那事儿把他吓得不轻,害他今天精神恍惚觉都没睡。

一路精神恍惚,逛着逛着就逛到了花鸟鱼市场,有不少卖宠物鱼的小贩吆喝,王盟看了几眼,却始终提不起兴致。

正往前走着,突然眼光一瞥,看见旁边摊位上摆了个玻璃鱼缸,里面还有条小黑鱼,偶尔吐几个泡泡,模样讨人喜欢,煞是可爱。王盟停住脚步,和小贩商量好价钱,成功地把小黑鱼带回了铺子。路上经过一家卖糖藕的店铺,没经住阵阵香味儿往鼻子里钻,又买了一盒。

就这么走两步看一眼的回了铺子,把鱼倒进鱼缸里,王盟扯扯有些汗湿的衣服,将糖藕放在桌子上,自己扯了条毛巾拿上那瓶新买的水莲味儿沐浴液进了浴室。温热的水流出来,浴室里温度渐渐升高,水气弥漫。王盟想着桌上的糖藕,一边咽口水,一边加快速度冲掉身上的泡泡。

然而当王萌萌关上花洒擦干头发穿好衣服出来准备好好品尝糖藕时,他惊讶的发现桌子上的盒子居然空了…空了!桌子上还有可疑的水渍,水顺着桌子啪嗒啪嗒的滴到地上,汇成一滩。

想起昨天的事,王盟不禁打个哆嗦:不会是那条人鱼吧…随即又摇摇头,不可能,人鱼哪能跑到岸上?难道是…田螺姑娘?!王萌萌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田螺姑娘不是帮人洗衣做饭打扫家务么,哪有来偷吃的。可难道就放任自己的东西都被吃掉么…不!绝不可能!王萌萌一脚踩上椅子握紧小拳头抓紧小钱包决定奋起反抗,抓住田螺姑娘。

ーーーーーー第三天ーーーーーー

王萌萌一大早就出门买了盒刚出锅的糖藕。今天七夕,物价飙涨,看着已经为数不多的毛爷爷,王萌萌痛心疾首,一种壮士决绝赴死的悲凉感油然而生:一定要抓到啊!我的奖金呜呜呜…

跑回铺子把盒子放在桌上,王萌萌假装出门散步哼着歌儿走了,没多远又偷偷转了回来,暗搓搓地趴在窗沿儿上向里瞄,有人!王盟拿出门外早就藏好的锅铲,急忙跑回屋子里定睛细瞧,准备先探明敌方情况再发难。这不瞧还好,一瞧把王萌萌吓得不轻,差点叫出来ーー自己屋子里还真站着个赤条条的田螺…姑娘?

这特么不对啊!说好的田螺姑娘呢?!为什么是个男的!童话果然是骗人的!

此时正在吃糖藕的张起灵听到动静,转过头,视线正好和王萌萌相撞。两人含情脉脉对视半晌,王萌萌就炸毛了:“怎么是你?!”

张起灵点头,脸上丝毫没有愧疚之色:“是我。”

这么一来把王萌萌弄得没了脾气,底气也下去几分:“你…你怎么上来的?!为什么偷吃我东西?”

张起灵一指旁边床头柜上空空的鱼缸,再低头看看自己两条腿,面无表情道:“太好吃了。”

王萌萌彻底说不出话了。张起灵看看桌上的盒子,里面已经没有藕了,又来一句:“我还想吃。”

王萌萌哭笑不得,掏出瘪瘪的钱包:“我没有了…”

张起灵摇摇头:“我闻到了。”

“真的没有了!”

张起灵一点一点逼近靠在墙壁上的王萌萌,幽幽地看着他,把头埋下去。

王萌萌突然想起来那瓶水莲味儿的沐浴液,有种不好的预感。

“诶?!你干什么!”,王萌萌大叫起来:“放我下来!你!唔!嗯…你‥嗯…”

我们还是拉灯吧。




Fin.



小段子:

张起灵一点一点逼近靠在墙壁上的王萌萌,幽幽地看着他,把头埋下去。

王萌萌突然想起来那瓶水莲味儿的沐浴液,有种不好的预感。紧张使他闭上了眼,等了半天没有想象中的反应,却听见细微的“咕嘟咕嘟”
怎么回事?

王萌萌偷偷抬起眼皮露出一条缝儿,下一秒就看见站在洗手间门口的人鱼晃了晃,手中的沐浴液瓶子掉在地上,只剩下几滴。

张•河鲜•起灵 卒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