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怀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翔叶]吵架

•第一次写全职同人就献给了翔叶,真的好喜欢这两个人呀(//∇//)一下午产出了十几个脑洞呢有空再一点点写完吧(//∇//)
•不会起题目,随便写一个好了
•ooc有,特别是吵架的部分,感觉简直烂透了orz,可目前没想好怎么改,希望可以有人提出建议,万分感谢!!
•私以为翔哥只有被调戏时才会傲娇,该认真的时候超果断的!然后跟叶神私下里偶尔会叫叫叶不羞啊二翔啊羊习习啊之类的促进感情,不过只是偶尔!

——————————


孙翔拿着罐可乐,一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

他和叶修吵架了。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了,他在叶修来S市时向他提出以后待在这里的建议。可结果跟以前一样,不管怎么说,叶修都以战队需要发展,离不开自己为借口,回绝了孙翔。

“兴欣可是冠军队,要是八强都进不去,我的面子往哪儿搁?诶诶小唐,这边放完大招赶紧撤。”叶修叼着烟,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修长五指翻飞,虽然较之以前略有减慢,但操作依旧精准。一边分神应付孙翔一边帮唐柔训练。

“可你已经退役一年多了,他们早就可以自己应付问题了!”

“这不还能再战几年嘛!”说着手底一个连突清掉了寒烟柔最后一滴血。

孙翔看着屏幕上大大的“荣耀”二字和寒烟柔的尸体,干瞪着眼噎得说不出话。

这边唐柔一直没退出竞技场。叶修是开着语音的,起初孙翔顾虑被听到没敢大声说话,后来情绪一激动声音陡然高了八分,全让她一字不落听到了。此时没听见孙翔再吭声,也大致猜出了情形。

她倒是觉得孙翔说的有道理,毕竟叶修这年龄放在现实生活中可能不算大,在联盟里却是实打实的老人家了。饶是战队里的人都舍不得叶修,也不能让他一直留在H市。再说,虽然他是公认的“荣耀教科书”,可精力随着年龄的增长在一点点消耗,刚刚若不是唐柔难得分心,叶修能不能抓住机会打败寒烟柔也很难说。

唐柔是个端得清分量的人,叶修和孙翔的事兴欣的人都知道,起初着实被惊了一把,慢慢也接受了这个事实。现在战队入联盟三年不到,体系和队员却在他的帮助下成熟了不少。让这俩人异地跑来跑去也不是个事儿,还是小两口过日子重要嘛!

想到这直爽的唐柔妹子决定助攻孙翔一把,开口道:“叶修,孙翔说得对,沐沐也提过这事,战队这边这两年都稳定了,你确实应该考虑一下了。”

叶修沉默了。

说实话,他不想离开H市,不想离开兴欣。而且,虽然表面上提起时总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可这里曾经也是旧嘉世在的地方,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然而刚刚那场对局告诉他,自己确实不能在实战方面跟这帮状态蒸蒸日上的小年轻相比了,技术战术和公会方面也可以进行线上指导,不用非要留在H市。异地恋自己来S市还好,可孙翔还留在联盟里,除了冬夏休每周都有训练比赛,不能总往H市这边跑,这样一来怎么看自己都没得推脱了。

“那成吧,给我点时间,我考虑一下。”

唐柔打了个招呼就下线了,她只是个外人,出于对朋友的关心才开口,不好管得太多。一时间,房间里沉寂下来。

按理说孙翔这时候应该高兴地跳起来,可现在只能听见他压抑的呼吸声。叶修觉得不对,抬头才发现孙翔正盯着他,紧握的双拳骨节泛白,像一只蓄势的小兽,眼里是失望、不甘和愤怒。

“孙翔?”叶修试探性地叫了一声。

“你每次都这么说,哪次真的考虑过!叶修,你已经退役了!到底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一起住!”孙翔吼完就大步走了出去,撞到一边的吊灯开关也没有停留。

叶修转了过去,他听见孙翔关门的声音,修长的手点了支烟,却没有送到嘴边。现在是晚上十一点,S市的夜生活刚刚开始,一窗之隔的万家灯火却怎么也照不进屋内,只有暗红的烟草在黑暗中一点点燃烧。



孙翔跑出来后就后悔了。

仔细回想了刚刚他说的那些话,一定戳到了叶修的痛处。他没看见叶修的表情,却知道那一定是他从没见过的叶修鲜有的一面。

他想起叶修缩在电脑桌前的背影,有种一巴掌扇在自己脸上的冲动,暗骂自己是个混蛋。从两个人走到一起再到现在,一年多了,自己在感情方面依然冲动,倔脾气一上来就很少考虑后果。

——就像当初国家队赢得冠军后他没多加考虑就向叶修告白一样。在第二天一早叶修终于摆脱其他人跑到走廊里抽烟时,孙翔看见了那个无所不能的斗神指尖仍旧在微微颤抖,昨天因获得冠军而汹涌如潮水的欣喜褪去,心脏被一阵隐晦的疼痛占据——被自己立誓要赶上超越,又不知什么时候喜欢上的这个人就是那样,消耗着自己的精力,拼尽所有,曾经带着嘉世,后来带着兴欣,如今带着国家队走到了今天的荣耀巅峰。

站在窗边的叶修透过眼角的余光看见了站在原地的孙翔,转身冲他扬了扬夹着香烟的右手。

“早啊。”

略微沙哑的声线撩拨着孙翔,他闻到那丝若有若无的烟草味儿,觉得有一瞬间不敢呼吸。昔日的斗神站在窗前,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映在他的身上,整个人镀上了一层好看的光晕。烟雾还没有散尽,在阳光照耀下盘旋上升,笼在叶修脸上,让一切都显得不再真实。

不真实到如果自己不在这时候告诉他,下一秒他就消失无踪,再也没有机会一样。

这么想着的孙翔拼着一张有些涨红的脸立刻做出了行动,跨前一步,郑重其事地喊了出来:“叶修,我喜欢你!”

没有犹豫,没有紧张,仿佛一切都是顺理成章,他干脆地将自己的秘密告诉了叶修:我喜欢你。

叶修的眼眸微微放大,被短暂的惊异占据,片刻后反应过来,露出慵懒的笑意:“是吗?”

才发现自己一时冲动告白了的孙翔正忐忑的等待着结果,猛然一听这话立即点头,眼里满满都是坚定。

“孙翔大大,胆子不小嘛,把我招回家不怕被我竞技场虐?”

喜悦一点点从心房渗透,然后席卷了整颗年轻的心脏。孙翔觉得他所有的欣喜都堵在喉咙里,让他高兴得说不出话。他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小伙子一样,手脚不听使唤,却想要紧紧抱住眼前的人。唯有这样才能真切的感觉到刚刚经历的都不是梦境,而是真实发生的——明天他们将回到国内,所有的一切将照常进行,可他和叶修的关系将会变得更加紧密。

孙翔大步朝叶修走了过去,因为他的爱人已经张开双臂在迎接他了。他紧紧抱住叶修,185的身高迫使叶修不得不向后微微弯腰。直到叶修感觉有些喘不过气,轻轻拍拍孙翔示意,这个高大的年轻人才肯放手。

后来直到苏沐橙问起兴欣的人才知道,原来这两个人早就在嘉世的行径被披露,孙翔想起当初看不过去,来找叶修之后就在网游里勾搭上了。

——现在想起来,如果不是那时两个人关系慢慢变好继而产生出些许别的情愫,恐怕自己那突如其来的告白,早就把叶修吓跑了也说不定。孙翔坐在长椅上,不由得感到一阵庆幸。

此时是冬季,入夜的寒气彻骨,孙翔离家时只穿了件单薄的卫衣,禁不住打了个哆嗦。

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孙翔靠在椅背上,价值几百万的手微微捏紧冰凉刺骨的易拉罐——怎样去跟叶修道歉。

脑海里浮现出苏沐橙逼自己陪她看的偶像剧,女主负责一哭二闹三上吊,男主负责壁咚强吻把人哄回来。孙翔想象了一下自己对叶修这么做的情形——这都什么跟什么呀!他烦躁地抓抓头发,心里又涌上一阵懊悔。

“唉——”孙翔长叹一声,打定主意直接回家向叶修道歉。告白是这样,道歉当然也是这样。孙翔在认真对待一个问题时,从来都简单直接,这就是他的风格,大概永远也改不掉了。



回到家孙翔轻轻关上门,刚刚在楼下看到灯没有亮,也不知道是从他出去时就没有开过还是叶修已经睡了。

——睡了的话就等明早再告诉他吧。孙翔一边想,一边穿过门廊走进客厅,发现了坐在沙发上已经睡着了的叶修。白皙的脖颈因为头偏向肩膀而露了出来。屋里即使开着空调也有些冷,原本应盖在上身的一件大号的轮回队服已经滑到了大腿,使得叶修整个人因为想要汲取温暖而蜷缩。

平日里以调戏自己为乐的叶修,熟睡的样子却也有那么点儿可爱。

——嘁,只是一点而已。

孙翔忍住没给沙发上的人一个带着寒气的拥抱,而是走进卧室抱了条棉被出来。收起快滑到地上的衣服,再将叶修整个人包进温暖的被子里,轻手轻脚地抱起他放到卧室的床上。正准备去洗个澡,床上的叶修却醒了,故作严肃地挑起根眉毛。

“孙翔大大,还知道回来啊。”

孙翔顿住了,慢慢转过身,最后认命一般低着头:

“叶修,”

“我错了。”

“我就是一时冲动…”

“…对不起。”

叶修看他这幅样子,活像个打碎人家玻璃主动认错却又不安的小孩子,不由得笑出来:“行了行了,我根本没生你气,这么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小孩儿。再说了,你说得其实也没错。”


孙翔抬起头,眼睛里又像以往恢复光采:“真的?”

“嗯,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叶修看着他的眼睛笑道。

“那你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孙翔希冀地眨眨眼睛,问道。

“意思就是——”叶修拉开被子,示意孙翔进来,“孙翔大大,从今儿起哥可就赖在你这儿不走啦。”







Fin.

评论(12)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