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怀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全职]荣耀幼儿园1—7

•短小君


•虽然标题是翔叶不过也会有其他的cp哦,像林方双花昊远喻黄张安江周刘卢魏果之类的,杰西卡大大的还没有想好因为这关系到小辈们的cp走向,韩队孤家寡人(请相信我爱他ˊ_>ˋ)


•大家都是学前班的,小辈们是中班的


•其实一开始想让蓝河也来幼儿园的不过后来为什么要让蓝河当老师呢因为感觉公会成员平常要替战队刷材料刷记录劳心劳力实在是太适合保姆这个角色了!


•这次小刷了下笔言飞X蓝河不过我不知道这对应该叫什么XD

——————————
1.

“小朋友们,今天老师要向大家介绍一位新同学,孙翔小朋友,来做个自我介绍吧?”

“大家好,我叫孙翔,今年六岁了,喜欢喝六个核桃。”

“好,那么孙翔你想要坐到哪里呢?”

孙翔目光环绕了教室一周,伸手一指叶修旁边的空位,“那儿!”


2.

许博远老师发现孙翔写字身子总喜欢往右偏,连带着字也写得歪歪扭扭,写着写着就写到了叶修的桌子上。

叶修小朋友瞥了孙翔一眼,摸着关心爱护新同学的良心向右挪了挪。

孙翔也挪了挪。

叶修再挪。

孙翔继续挪。

叶修不动了,他踢踢小短腿,把桌子移开了。

“砰!”

孙翔掉下去了。


3.

孙翔很生气。

“为什么要把桌子移开!”

坐在他斜右方的方锐听到动静回过头来,飞快地用粉笔在叶修重新摆好的桌子上画了条线。

“三八线!”方锐晃着粉笔神气地说。

“三八,线。”叶修指指孙翔,又点点醒目的白线说道。


4.

“孙翔小朋友,告诉老师为什么总去挤叶修好不好?”

孙翔一偏头:“不好!”

新上任的许博远老师翻翻组长梁易春送给他的《我心不方——与熊孩子同行》,发现并没有这一条回答。

大春二笔冰冰老寒怎么办怎么办遇到变种熊孩子我好方我好方。

5.

战壕里——

“言飞!易春!敌人单体作战力太强!顶不住了!”许博远单手换着弹匣,左臂绷带缠住的地方隐隐有血渗出。

等不到了——他数了数,子弹只剩下最后几发。留颗光荣弹吧,许博远笑笑。

没来得及孝敬父母,没来得及谈过恋爱,也没来得及和战友们告别。

这辈子就这样了。

他转过身,艰难地仰起头。背后是残破不堪的掩体和遍地的火舌硝烟。很奇怪,没想到最后一刻,他想到的居然是家门口的那簇小野菊是不是开了。

一阵眩晕感袭上来,他觉得所有伤痛都消失了,世界突然变得寂静,身体轻如鸿毛,天空正飞快离他远去。他听见远处支援的脚步声,伸出沾满泥土和血污的手——

“言飞,我…我…”

“博远,别说话!我带你去找队医,你一定会好起来的!”笔言飞握着许博远的手,年轻的战士眼角划过一滴泪水,带出一抹脸庞原本的白皙。笔言飞想起他们曾一起在昏暗的吊灯下对着小小的书本头挨着头,肩比着肩学习;曾半夜偷偷翻过厨房分享同一个馒头,同一碟咸菜。那时的许博远会对着他喊二笔,露出干净的笑容和白白的虎牙,脸上有着小小两个酒窝,看得他心尖痒痒的。可如今看见他的笑,笔言飞只觉得胸口像被人用一把钝刀子慢慢划开直到血肉模糊,一阵一阵的疼。

“二笔,我撑不住了。”许博远微微扣紧笔言飞握着他的手。

“二笔,你知道吗?”他指尖发凉,声音已微不可闻。

“我…”

“我好…好…”

笔言飞紧紧攥着许博远的手,无声地嘶喊:“我知道,我知道呀,一直都知道!”

“我好…方。”

“啊?”


6.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老师!”孙翔使劲摇晃着许博远的手。

许博远猛然惊醒,“啊哈哈…没事…没事…孙翔这么关心老师呀,老师很感动,很感动!”

“老师你生病了么,我妈说,有病就应该吃药,不要到处乱跑。”孙翔认真地说。

许博远默默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关心你妹!


7.

“那么,孙翔小朋友,告诉老师为什么不好好坐在座位上,反而去欺负叶修,老师就去吃药。”许博远坐在办公桌后,品口茶压压惊。

“我没有欺负他!”

“你一直挤他,怎么能不算欺负呢?”

“没有就是没有!”孙翔急道,脸都涨红了。

“那你得给我一个为什么这么做的解释呀。”

这下孙翔连耳朵也变红了,他死盯着窗台上一只细脚蜘蛛,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只是想跟他一起玩。”





TBC

———————
不知道脑洞供我撑到几时ˊ_>ˋ

愚蠢的我突然发现把原来的韩张手抖打错成了韩叶…算了改成张安好了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