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怀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全职]荣耀幼儿园50-56

·年更选手的自我修养

·高三考前诈尸,谨慎关注

·方王第一次出场,打个tag,觉得不合适我就删


——————————————

50.

幼儿园要举办家长开放日,小朋友们在老师的动员下开始大扫除。

孙翔在不情愿地替叶修卖力地擦桌子。

杜明在和唐柔卖力地擦窗台。

莫凡在苏沐橙的围观下卖力地收拾仓鼠笼子。

唐昊在和邹远一起卖力地松土浇花。

安文逸在和张新杰卖力地办板报。

乔一帆在卖力地给众人接水递水。

突然,他停了下来。

“我的格式是不是有点不对???”


51.

方锐在卖力地涂地板蜡。

王杰希一手拿着他的花,一手拿着扫帚扫过去。

“砰!”


52.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挡的,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53.

方士谦目睹了这感人的一幕,留下了激动的泪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眼泪都出来了!”


54.

王杰希从地上爬起来,不卑不亢道:“姓方的没一个好东西。”

正在蹲厕所的方明华突然深吸一口气。

“阿嚏!!!”

#那一刻,所有人为之震撼#


55.

“就这么打扫好无聊啊。”叶修说。

“什么都不干,你当然无聊!”孙翔掀桌。

“不如我们来比赛吧?”苏沐橙提议,“赌注就是,我和秀秀导演的话剧的角色。”

小朋友们纷纷停了下来,相视一秒。


56.

“地裂波动斩!”

“银光落刃!看剑看剑看剑!”

“呀啊啊啊啊吃我一记板砖!”

“星星射线!”

“跟着我左手龙牙天击圆舞棍(ㅍ_ㅍ)”

“右手再接个斗破山河(╯°Д°)╯”

“我们就是战斗法师组合(╯⁍̴̛Д⁍̴̛⁎)╯”

“你们凡人都弱爆了(°__°)”

“好!再来一个!”小朋友们开心地鼓掌。

最终,叶修、孙翔、唐柔、邱非小朋友组成的战斗法师组合以一敌百,成功获得了出演话剧这项殊荣。

“这难道不该很高兴吗?”苏沐橙奇怪地看着一脸菜色的孙翔。

杜明偷偷找楚云秀报了个名。





TBC



[全职]荣耀幼儿园•七夕特别篇(下)

•本章昊远 林方 张安 包罗 翔叶
•说好昨天发可是我流量用完了QWQ 今天也没有回去的希望了就先发上来吧

——————
•昊远の场合
唐昊站在远处,时不时转头一脸嫌弃地看着和邹远玩得正欢的狗狗。

“小远,它都没洗澡呢,脏兮兮的。”

邹远正在给小狗喂火腿肠。估计是几天没吃饱,一根火腿肠转眼就被消灭干净。邹远站起来冲唐昊大喊:“唐昊,过来帮我看一下,我再去买根火腿肠。”

“我帮你买,你自己跟它玩吧。”唐昊抱着胳膊,嘴撅得老高。

“不行。你要学会爱护小动物,快过来!再不来我就过去了。”邹远抱起狗狗作势往这边走,唐昊磨蹭两下,还是接过来抱在怀里。

邹远买完东西,撕开包装笑眯眯递到唐昊嘴边:“奖励你先吃一口。”见唐昊张大嘴立马补充道:“就一小口,剩下的给它。”

唐昊郁卒,自己的待遇居然变这么差,不甘心地盯着邹远。

“怎么了?”

“…”

“生气了?”

“以前都是你一口我一口的,怎么它来了就全给它了!”唐昊愤愤。

“噗…哈哈哈哈哈你怎么跟狗狗比呀,它饿坏了嘛。”邹远不知哪里惹到唐昊,没想到他是又在这么奇怪的点上纠结,一下笑了出来。眼见唐昊脸色一会黑一会红,不知是恼是羞,也渐渐止住声,安慰道:“好啦好啦,你看,平常一家三口,爸爸妈妈有好吃的也会先给孩子对不对?哪有人跟孩子抢吃的呀,别生气了,你要真馋了等会我再给你买。”

唐昊原本不高兴,正要发作就听到“一家三口”、“爸爸妈妈”、“孩子”之类神奇的字眼,再一看眼睛亮亮的正给自己怀里的狗狗喂食的邹远,一种莫名其妙的责任感顿时油然而生。看狗狗也顺眼了,气也不生了,一口答应道:“好!”想了想又补充上:“就买一个,你一口我一口!”


•林方の场合
“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

“那我们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

“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

“贯彻爱与真实的邪恶!”

“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

“方锐!”

“林敬言。”

“我们是穿越在幼儿园之间的犯罪组合!”

“白洞 白色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方锐同志,今天七夕,我们应该干什么?”林敬言故作严肃地问道。

“今天七夕啊,应该做点不一样的恶作剧。”

“比如?”

“比如从牵手的哥哥姐姐中间跑过去,比如给许老师打电话,再比如在跑过去的同时打电话唱single dog!”

“…”

最终,林敬言回家,用粉红粉红的糖纸把林妈妈做的太妃糖包好,装在小篮子里。方锐把两个人万圣节的服装找出来,两个人换好,拿着篮子走到大街上。

“美女姐姐,买些糖果吧!”

“大哥哥,给姐姐买些好吃的太妃糖吧!”

糖做得不少,却一下午不到就卖完了。方锐摘下礼帽,一屁股坐到长椅上:“累死我了,居然都卖完了,我还以为能剩下几个我们一起吃呢。诶对了,卖了多少钱?”

林敬言掏出一把钢镚,数了数,只有7个。

“怎么这么少?!剩下的呢?”

林敬言冲方锐眨眨眼睛,把另一只藏在背后的手伸出来,手里握着一朵玫瑰。

方锐睁大眼睛,刚要说话,嘴里就被塞了一颗东西。舔了舔,甜甜的。

“糖和花,送你的。”


•张安の场合
“学长,今天有空跟我一起去儿童图书馆吗?”安文逸推推眼镜,一本正经地对张新杰说道。

然而仍然是单身的某中年授课大叔本着我得不到你们也休想得到的原则,在七夕节这一天继续以“你们来不来都可以我很随意的”为借口压榨小朋友。其中就包括早教班的尖子生张新杰。

“我看看,”张新杰翻了翻日程表,“恐怕不行,上午有一节数学课。下午要完成布置的作业邮件交上去。”

“这样啊,那么不打扰了。我自己去也可以的。学长再见。”安文逸把书往胸前抱了抱,跟张新杰道别。

“嗯,再见。”

安文逸自己跑到儿童图书馆,把各种习题本摊满整张桌子,开始预习。没一会就被一道题卡住进程,眉头都皱了起来,咬着铅笔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道题把公式变形就好了。”张新杰边说边把书包放到一旁的座位上,自己找出数学书指给安文逸看。

“学长你不是…怎么也来了?”

“老师说上不上都无所谓,我也认为没有这个必要。”

“咳,还有,今天过节,应该适当放松一下。”


•包罗の场合
“小弟小弟,你在家吗?”包荣兴一大早就按响对门罗辑家的门铃。开门的是罗辑的妈妈。

“哎呀,是包子呀。罗辑今天有些发烧,还在睡呢,恐怕不能跟你一起玩了。”

“啊?小弟病了,那我更应该去看看他了!”

“包子听话,会传染的。等他病好了,我就告诉他找你玩。”

“那好吧,我会等着他的!”包子替罗妈妈关上门,自己跑下楼。

“小弟居然病了,我又不能照顾他,该怎么办呢?”包子两手抓住双杠,头朝下翻了个跟头,冥思苦想。

“啊!有了!妈妈说应该给生病的人买水果!我也买给小弟好了!”

包荣兴拿着压岁钱买了几个红彤彤的大苹果,兴冲冲地跑上楼再次按响门铃。这次却是裹着被子的罗辑开门。

“咦?小弟你不是发烧了吗,你妈妈呢?”

“她出去买菜了,家里就我一个人。”罗辑含混不清地回道。

“那让大哥我来照顾你吧。你看,我给你买了水果!你快去躺下!”

罗辑被包荣兴搀扶回房间,一路上汗颜:“我是发烧,又不是什么大病…”

“不行,你快回去,剩下的交给大哥我!”

罗辑无奈,重新躺回床上。等包荣兴把水果切成小块端回来,发现他已经睡着了。

“哎呀,看来小弟病得不清嘛。算了,等你起床再吃好了。”包荣兴放下果盘,替罗辑仔细把被角掖好。自己搬个凳子坐在床边看着罗辑。

罗辑是被热醒的。一睁眼就发现包荣兴伏在床沿。

心真大啊…罗辑扶额。

“小弟,我照顾你…”包荣兴在睡梦中嘟囔道。

唉。罗辑暗暗叹口气,掀开被子盖在包荣兴身上。

“谢谢大哥。”


•翔叶の场合
“诶?怎么是翔翔?来找我们家修修玩的吧?来来来快进来,”叶妈妈刚要出门上班,一开门就发现孙翔满脸通红站在门口,“叶修!快下楼!翔翔来找你玩了!”

“不不不,我只是散步碰巧…”

“碰巧从二楼散步到五楼。”叶修揉着眼睛,站在楼梯上懒洋洋道。

“叶修!怎么说话呢!信不信我现在把你送到补习班去跟叶秋一起!”叶妈妈怒,刚要出门,转脸又笑眯眯地看着孙翔:“阿姨先去上班了,你们俩好好玩。中午可以叫麦当劳,修修不听话就替阿姨教训他!”

孙翔狂点头送走了叶妈妈。刚关上门就蹭到叶修旁边,大声笑道:“哈哈哈哈叶修,你妈妈叫你修修诶!哈哈哈哈哈!”

叶修嘴里正叼着个全麦面包,闻言咬了一口,斜了眼孙翔:“我妈还叫你翔翔呢。”

孙翔笑得正欢,一下就被呛得倒在沙发上咳嗽个不停。

叶修慢吞吞重新走上楼,孙翔也急急跟上去,拦住正要关上的房门:“诶你干嘛!”

“换衣服啊,”叶修挑挑眉,“你想进来看看?”

眼看孙翔脸越来越红,叶修终于没憋住一下子笑出来:“哈哈哈逗你的!真信了!”

孙翔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蹬蹬蹬跑下楼:“叶修你这个变态!”

等两个人终于站到儿童乐园的大门口,已经接近中午。不过谁也没提起午饭这码事儿,直接奔着各种设施就从中午一直疯玩儿到晚上,天快黑时才一起走到二楼准备道别。

“完了!我钥匙忘带了!”孙翔惊呼。

“去我家吧。”叶修翻翻裤子口袋,眨眨眼:“药丸,我也没带…等他们回来吧。”

两个人又晃晃悠悠走到楼下,并排坐在长椅上。孙翔觉得这时候应该说点什么,等他好容易憋出一句“今晚的星星真漂亮。”叶修已经脑袋一歪,趴在孙翔小臂上睡着了。

孙翔急忙闭嘴,头也不敢动一下,直挺挺地坐在长椅上。

约摸过了十几分钟,孙翔试探道:“叶修?”

叶修没反应。

“修修?”

叶修还是没有动静。

孙翔见状,大着胆子开口:“修修,不不不这是你妈妈叫你的,我该叫…算了还是叫叶修吧!其实我今天是来跟你表白的!妈妈说今天是七夕节,应该告诉喜欢的人自己的心意,这个叫表白。”孙翔顿了顿,继续说道:“其实吧我挺喜欢你的,不过我想了一天,都没想好应该怎么告诉你。结果你居然不等我先睡着了!怎么办呢?”

“怎么办呢…啊!有了!”

孙翔轻轻弯下腰,快速地在叶修白白软软带香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

“叶修,我喜欢你。”孙翔说完,头一歪,也睡着了。

过了好久,叶修摸摸有些发烫的脸:“蠢翔。”






END
——————
七夕篇写完了,那么最佳道具奖:乐园、长椅和沙发!鼓掌啪啪啪!

请不要在意罗辑妈妈、叶修妈妈和叶秋哪里去了,可能在儿童乐园玩泥巴吧( ̄▽ ̄)



[全职]荣耀幼儿园•七夕特别篇(上)

•好久没更新我该死(喂你真有脸说)

•今天是七夕呀,小朋友们和老师格外的活跃呢( ´ ▽ ` )ノ

•请不要问我为什么七夕幼儿园也放假( ̄▽ ̄)

•cp是迄今为止出现的笔蓝 江周 双花 莫橙 杜柔 昊远 林方 张安 包罗 翔叶 先放前五个不然七夕就要过去了QWQ 剩下的明天放

•荣耀幼儿园43—49走这:http://chuyunheng.lofter.com/post/1db1b3d6_ad7c52c


————————

•老师们の场合
“阿远该起床了!今天说好一起出去的!”笔言飞一大早就收拾好开始脑补今天的行程。

然而等他晃悠到卧室,许博远还是蒙在被子里。

“起来啦太阳晒屁股啦。”笔言飞顺势拍了拍许博远的屁股,换来许博远一阵不满的呻吟:“唔…还早着呢
呢…嘶ーー我的腰…要不是你昨天晚上非要熬到12点钟才开始…”

笔言飞一边嘴上念叨着“好了好了我错了小祖宗快起床”一边弯腰使劲把许博远从被子里扒拉出来。

强行被起床的许博远表示他不爽,很不爽,非常不爽。起床气一发作,掀起被子就把一条腿半跪在床上的笔言飞糊了进去。笔言飞重心不稳,一头栽到许博远旁边,被睡迷糊的许博远八爪鱼似的缠了上来,还不安分的动了几下。

笔言飞僵住了。他再次感受到了远古大自然对他的召唤,一个翻身压在许博远身上,手慢慢钻进许博远的睡衣。

“既然你说还早,那我们就再来几次吧。”

事后许博远表示再也不会赖床了QWQ




•江周の场合
“泽楷,爸爸妈妈今天有事不回来了。隔壁叔叔阿姨带小江出去玩了,等会会有阿姨来给你做饭,自己在家要乖哦。”

“嗯,不要喝太多酒,妈妈再见。”周泽楷乖乖把门锁好

啊,就剩我自己一个人了。周泽楷笔直笔直地陷在柔软的沙发里,两只小手放在膝盖上。

不想看电视。

家里好安静。

要做一个乖小孩。

可是一个人好无聊。

…想小江了

小江在哪里…好想一起玩。

咦?有人敲门,是做饭的阿姨吗?

周泽楷晃荡着小腿从沙发上滑下来跑去开门:“谁呀?”

“小楷,是我。”

咦咦咦这个声音好熟悉?!周泽楷打开门,激动地扑上去。

“江江!”




•双花の场合
张佳乐站在小区里的花坛边,等孙哲平下楼。

“张佳乐我来了!”

“你怎么这么慢呀。”

“我给你带了好东西。”孙哲平从背包里抽出一条玩具武装带,替张佳乐系上,又往他手里塞了把手枪。自己抽出一把宝剑,挥了两下。

“为什么你拿的是看起来这么帅的宝剑?”张佳乐不服气。

孙哲平一脚踩上花坛:“因为我要贴身保护你啊。”




•莫橙の场合
莫凡躲在儿童乐园的滑梯后,看着对面沙坑里穿着小裙子的苏沐橙和其他小朋友堆沙堡。

苏沐橙玩得起劲儿,一抬头就看见滑梯后露出的黑色衣角。

“你也过来玩吧。”苏沐橙站起身喊道。

莫凡被吓了一跳,正想走出去,就看到苏沐橙被其他的小朋友拽了回去。

“你喊什么呢,哪里有人啊?”

莫凡又默默地蹲了回去。

快到午饭时间,一个又一个孩子被家长接走,最后只剩下苏沐橙。

苏沐橙站起身,朝滑梯走过来:“你还在吗?”

莫凡握着小拳头,呆愣愣地蹲在原地,不知所措。

“你想跟我玩吗?不过我该回去了,下午我再来找你吧,拜拜!”苏沐橙说着朝滑梯的方向挥挥手,准备离开。

“等一下!”莫凡从滑梯后跑出来,拉住苏沐橙的手。

“这个送给你。”莫凡摊开一直攥紧的手掌,上面静静地躺着一枚小白花发卡。

“我觉得,你带这个特别好看。”莫凡闷闷地说完,不等苏沐橙答话就跑回了家。

啊,今天和她说话了。




•杜柔の场合
“柔柔柔柔,你要去哪,等等我呀!”杜明边追边喊。

“胆小鬼我说了不要总是跟着我!”唐柔忍无可忍,转过身大喊。

“啊…那好吧…”杜明嗫嚅道:“对不起。”

唐柔气势汹汹地往前走,发饰上的铃铛一蹦一蹦的。等她转过一个拐角,左右看看杜明没有跟来,才想起刚刚杜明有些委屈的脸,脚步不由放慢。

他不会哭吧?唐柔皱皱眉毛。

算了,跟他道个歉好了。

打定主意唐柔就要往回走,一不小心踩进路面一块小凹陷,摔进一旁的草坪里。手底正好按住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怎么还会动?

“啊!”唐柔没控制住,叫了出来。

一直远远跟在唐柔身后的杜明听见叫声,慌忙冲出来,正好看见一条毛毛虫正努力爬上唐柔的手背。

“啊!”这次不是唐柔,而是杜明被吓一跳了。

杜明正想跑,突然想起虫子还在唐柔手上,又退了回来。

“柔…柔柔你别怕!我马上就把它赶跑!”杜明大声说着给自己壮胆,眼睛一闭把手伸了过去。胖乎乎的毛毛虫受到惊吓,在杜明手里扭动得更加起劲儿,最后被一把丢开。

杜明睁开眼睛,伸出另一只手把草坪里的唐柔拉起来:“对不起…我又跟着你了…”

唐柔摇摇头,铃铛也跟着蹦跶:“是我说对不起,刚才不应该说你的,你很勇敢。”末了,又添上一句:“你想跟我一起玩吗?”




TBC
——————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每天都是情人节呢



[翔叶]河神

•不写点文却写了这个真是够了
•明天就写那篇青梅竹马的翔叶

——————

某日,叶修在江边走着,突然脚一滑,摔进了水里。待他一番挣扎爬上岸,躺在软滩上烦恼湿身了该怎么办时,江面上突然金光大作,一个上身全裸下身鱼尾的帅哥掉到自己身上。

叶修扫了一眼帅哥的人鱼线:“变态你谁啊?”

“什么变态!我是河神!河神!你见过长得有我这么帅的变态吗?”

“这不刚见着一个。”

孙翔怒极,大声反驳自己不是变态,叶修就拍拍他的肩膀:“那就快起来,你要压死哥了。”

孙翔这才发现自己双臂正撑在叶修身体两侧,而叶修的白衬衫由于他刚刚掉进河里,已经湿透了,被叶修解开几颗扣子,露出大片苍白的皮肤,隐约可以看见脖颈青色的血管。

孙翔脸腾地一下红了,慌忙爬起来,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检点,有伤风俗!”

叶修上下打量孙翔,最后目光停在他的胸膛上:“哦?那你就知道检点,不伤风俗了?”

孙翔:“…”

“总之,”孙翔咳嗽几下,“我是这条江波涛的河神。是少年你用你最纯洁的心灵召唤了我,可爱的人儿哟,你是否希望许下愿望,愿滚滚的江水保佑你梦想成真呢?”

叶修看着画风突变的孙翔,挑挑眉:“说人话。”

孙翔:“你不懂,这是套路,江波涛教我的套路。”

“成成成,你不就想问我掉没掉东西嘛。我没掉,行了吧,真要掉了也是包软中华。”

“不行,你怎么可以不掉呢,必须掉!”孙翔有些着急,“快点想想,随便什么都行。”

“可我真的没掉东西啊,到水底随便捞一捞就好了。”叶修无奈道。

孙翔一拍脑袋,感叹自己怎么没想到,甩甩尾巴钻到水底下。过了没多久,又游了上来。

“心灵纯洁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金黄少天,银黄少天,还是这个话痨的黄少天?”

叶修嘴角抽搐几下:“我掉的是安静的黄少天。”

孙翔听闻随手把黄少天扔回河里,又钻进水底,溅起几朵小浪花。

姑且不论黄少天为什么在水底,瞧这架势,像是还有…叶修汗颜。

两分钟后,孙翔再次浮上来:“心灵纯洁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金喻文州,银喻文州,还是这个手残的喻文州呢?”

“我掉的是手速破万的喻文州。”

孙翔没有手速破万的喻文州,于是继续捞:“心灵纯洁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金韩文清,银韩文清,还是这个黑脸的韩文清?”

“我掉的是穿女仆装一边笑一边帮我捏肩揉腿的韩文清。”

韩文清脸一黑,把将他捞上来的孙翔扔进了河里,随后自己也跳了下去。

叶修等了许久也不见有动静,耸耸肩回家换衣服去了。

于是第二天,当叶修从原路经过时,孙翔突然从一棵树后窜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帅哥你还来啊…诶?你尾巴呢”

“我可是河神,变双腿还不简单。你这个人不仅不知检点,还不守信用,昨天居然先走了!”孙翔怒。

叶修一摊手:“我等你半天你也不上来,沐橙还喊我回家吃饭呢。”

“沐橙是谁?你女朋友?你们俩住在一起?”

“不是,不过住在一起倒是真的。”

孙翔睁大眼睛:“居然跟来路不明的女人住在一起?你的廉耻呢?”

叶修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上孙翔的脑袋:“你的智商呢?”



“所以说,你叫叶修,她叫苏沐橙。你们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也是你妹妹咯?”在叶修拉着他坐在树下花了十分钟向他解释之后,孙翔问道。

“没错,你终于懂了。”

“那我们来干正事吧。”孙翔从地上跳起来,拍拍屁股。

叶修一脸茫然:“还有啥事儿?”

“哎呀笨,当然是帮你找你掉的东西啊。”孙翔一脸嫌弃。

不如说是帮你找吧,叶修腹诽。算了算了,逗逗他也挺好玩的。随即站起身:“行吧,那就麻烦河神大大了。”

孙翔大手一挥,再次表示对于河神来说这种事简直小菜一碟,区区凡人不用道谢。

叶修:“行行行,好好好,小河神你最厉害你最棒!”

孙翔才不想承认这是他迄今为止过得最开心的一天。



到了河边,孙翔一头扎进水里,捞了一会,问:“叶修叶修,你掉的是这个金周泽楷,银周泽楷,还是这个不会说话的周泽楷?”

叶修认真摇摇头:“我掉的是安静得像黄少天一样的周泽楷。”

随后孙翔没有管周泽楷看向叶修委屈的小眼神儿,直接把人按进了水里,自己潜水继续寻找。

“叶修叶修,你掉的是这个金王杰希,银王杰希,还是这个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王杰希?”

“我掉的是两只眼睛一样大的王杰希。”

“扑通”一声,王杰希也被扔了回去。

孙翔变了腿上岸,一屁股坐在叶修旁边甩甩头发,弄得叶修半边身子又湿了:“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你玩儿我呢吧!”

“哟,还不赖嘛,半天工夫就变聪明了。”叶修拍拍孙翔后背,也没管他一身水就往自己边儿上蹭。

“好你个叶修,居然敢耍我!信不信我…”

“你怎样?”叶修笑起来,眼睛亮亮的,露出一口小白牙。“让我感受一下河神的…诶?喂!”

“惩罚”两个字还没说完,叶修就被孙翔一把扯下了水。他水性不太好,顶多扑腾两下浮上来,就连上次也是因为滩浅自己才能游回来的。现在冷不防被孙翔一拉,直接到了河心。四米深的河水瞬间淹没过头顶,叶修在水里乱扑腾,恍惚中感觉一只有力的手揽过腰间,另一只握住他的手腕向上方的光亮处游去。

孙翔抱着叶修浮出水面游到浅滩,看清叶修的样子瞬间感到后悔。他额前的黑发贴在脸上,眉头微锁,睫毛上还挂着水珠。领口的口子因为挣扎断开,有水从形状优美的锁骨流过,汇进衬衫遮挡处的阴影里。叶修咳嗽半天才缓过来:“咳…咳…河神大大,下回咱不带这么暴力的。”

孙翔本是想道歉的,此时给叶修一说,又有些不好意思,梗着脖子半天挤出一句:“嘁,我又不知道你有这么弱。我说对不起还不行吗。”

“只有一句对不起?没有补偿吗?”叶修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

“我都说过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孙翔嘴上不情愿,但还是同意补偿他,毕竟是自己不分青红皂白让人呛了好几口水的。

“那就…像这样!”叶修话音未落,扬起水就往孙翔脸上泼,笑着朝后退去。孙翔呆楞几秒,反应过来:“叶修你你你简直胆大包天!快给我过来让你领教一下河神的威力!”说着游过去就朝叶修身上泼水。两个人互相挠对方痒痒,一路打闹着到了岸边,一齐躺在软滩上。

“河神大大,你不行啊,这么快就累了。”叶修大口喘气。

“谁说的!我这明明是在体谅你。”孙翔也喘着粗气反驳。一时间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喂,我说,你随便捞点儿东西我带走就好了,这次真不骗你。”

孙翔听了这话却没有动,他有些不想让叶修走了,直到叶修又催促几遍才不情不愿站起来跳进水里。

没一会儿孙翔上来了,递给叶修一个小瓶子。叶修接过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绿——这是哪家小年轻这么不讲究居然往河里扔润滑剂!孙翔看叶修眉毛一挑一挑的,有些奇怪:“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我走了,东西捞上来非常感谢你,拜拜。”叶修见孙翔过来收起小瓶子就要跑,却被孙翔叫住。转过头看见孙翔站在河里,阳光照在他身上,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滴水珠从胸膛间流过,让叶修不得不承认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性感。

“你还会来找我的吧。”孙翔别过头,眼睛却飞快地瞟着叶修,两个人视线刚好对上,闹得孙翔又红了脸。

叶修闻言一愣,随即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当然啦,还要靠河神大大你帮我找东西呢。”

“我有名字,我叫孙翔。”

“那么,孙翔,再见啦。”叶修冲孙翔挥挥手,转身进了树林。只留孙翔一个人一头扎进水里,手捂着半张脸努力想要抑制脸上的笑容。

“孙翔你害羞个什么劲啊!”



孙翔每天都在河边等待着叶修的到来。叶修果然没有食言,真的来了,刚好看见孙翔百无聊赖地叼着根狗尾巴草浮在水面上挺尸。

“你怎么有空上来了,该不会是一直等着我吧?”叶修调笑道。

“自恋狂,谁等着你了。快说,今天你掉了什么。”孙翔没好气地反驳,他还在为叶修让他等了这么久而生气。

其实只过了三天而已嘛。

叶修一阵无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种问题…“没有,跟上次一样,你随便捞吧。”

孙翔不动。

叶修奇怪:“怎么了?”

孙翔眼神突然变得躲闪,紧接着大声说道:“叶修叶修,你掉的是这个金孙翔,银孙翔,还是这个帅气的孙翔?”

“唔,我想想,我掉的是这个蠢蠢的河神孙翔。”






Fin.

不要忘了叶弟弟也生日快乐呀!总裁弟弟以后也要一直骂着混蛋哥哥哟~

叶神生日快乐!能够喜欢上你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五十粉点文

搜Tag的时候突然发现五十粉是要点文了吗,不太了解呢,以前也没参与过点文活动,不知道这是有人数还是题材限制什么的…感觉自己好蠢…去问度娘换各种问法也没有…哪位好心人能帮我科普一下…蟹蟹ww 另外如果点文的话,目前只接受翔叶的,其他的再练练吧,我怕重度OOC…

[翔叶][all叶]预言家日报:三强争霸赛系列专题报道1

•HP背景
•除校名外其他英文名皆为杜撰
•比赛项目不确定会不会一样
•虽说是all叶不过不带方锐玩,原因是一不小心想了个带林方的番外

—————————

预言家日报:11月7日

A1版

火焰杯预选引热议:第四位选手?!

一周前,来自欧洲三大魔法学校的学生已全部参加完三强争霸赛预选仪式,于万圣节将姓名投入火焰杯中。而一直保密的预选结果已于昨日公布,第四位勇士叶修引发热议。

众所周知,三强争霸赛是由欧洲三所最大的魔法学校轮流举办的一项五年一次的传统赛事,从不同方面考验学生对魔法的掌握程度,聪慧敏捷的思维以及随机应变的实战能力。以其困难、刺激和与高风险成正比的巨额奖金著称,参赛选手均需年满十七岁或以上。由于比赛项目涉及各种高深魔法与凶猛危险的魔法生物,常导致参赛者死亡甚至无人生还,该赛已于一百年前停办。

然而,去年七月,由三所学校校长提出,经魔法部国际魔法合作司和魔法体育司审批后,赛事将于今年第一学年度正式开始。

此次参加预选的选手皆由来自三大学校——霍格沃兹、德姆斯特朗、布斯巴顿——的顶尖级学生组成。比赛一周前,自愿参加的学生们将写有本人姓名的羊皮纸投入火焰杯,次日由火焰杯决出勇士名额。

而从昨日公布的人选名单来看,其结果显然与往年情况不同,并在三所学校乃至整个魔法界引起喧然大波。继霍格沃兹六年级学生,来自格兰芬多学院的孙翔、德姆斯特朗七年级学生喻文州、布思巴顿女子学院唯一就读的七年级男学生王杰希脱颖而出后,火焰杯选出了第四位勇士——来自霍格沃兹斯莱特林学院的七年级学生——叶修。(有关其详细信息请见本报A3版——)

此份名单一经公布,立即遭到另两位校长和魔法界各界人士质疑:

“这不符合常理,火焰杯不可能选出第四位勇士。这是阴谋,一个阴谋!我代表我的学校和学生们要求重新进行选拔仪式!”德姆斯特朗学校校长,菲奇•德明顿•格莱格先生在接受采访时强烈抗议。

“我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个结果令人疑惑。不过如果女子学院可以破格收录一名男性的话,第四位勇士听起来也不错。可我担心这会影响到比赛结果。”布斯巴顿学校校长,斯茜•科尔塔夫人说。

而当被问到人选结果是否除了纰漏时,霍格沃兹校长,弗兰迪尔•霍伊斯•瑞普塞思先生表示,火焰杯绝不可能出错。“我们很意外,”他扬了扬眉毛,“但这就是最终的结果,而我们应该选择相信它。火焰杯被施以最高明的魔法,具有自己的智慧。学生们绝不可能做手脚——即使是最优秀的巫师也不能。关于比赛结果,我相信无论哪所学校的学生取得胜利,这都说明他——当然,也包括学校所有的学生——是一个优秀、聪明、勇敢的巫师。我们会由衷地感到高兴与自豪!”

截至本报发表前,三位校长已达成共识,比赛将继续进行,第一个项目将于11月24日举行。(有关魔法部部长与魔法体育司负责人专访请见本报A2版——)





TBC

[全职]荣耀幼儿园43—49

•惊恐地发现我看不懂自己的草稿了orz
•本章笔蓝(随便叫吧)林方郑徐包罗
•还有人记得翔叶吗
•上章这里:http://chuyunheng.lofter.com/post/1db1b3d6_abbd392

———————

43.

许博远午饭时间没有出现,上课时间还是没有出现。

“许老师呢?”徐景熙奇怪地问。

方锐将手上的钥匙转了个圈,一拍林敬言肩膀:“被我和老林藏起来啦!”

“藏哪儿了?”郑轩忽然从徐景熙身后冒出来。

“教师宿舍!”

“笔言飞老师的。”林敬言补充道。


44.

“哦哟~”

#小朋友们到底懂了什么呢(*´ 艸`)(´艸 `*)#


45.

路过的叶修表示干得漂亮。

宿舍里的笔言飞老师表示干♂得♂漂♂亮♂

#让我们来采访一下许博远老师吧#


46.

“干!”


47.

许博远老师一直都为班里的孩子感到自豪又头疼,比如现在:

“小朋友们,今天我们来学习二十以内的加减法。”

“老师这还用学的吗?”

“老师难道你还在把我们当成小孩子看吗?”

“就是就是,这题中二班的小朋友都会。”

“罗辑上!给老师露两手!”

#许博远看着满黑板的圆周率留下了激动的泪水(;´༎ຶٹ༎ຶ`)#


48.

班里的孩子都好聪明感觉智商被碾压了呢怎么办?在线等,急!!


49.

“看见没我小弟可厉害啦!小弟你先别下来!还有个什么笛有个很有名的公式!”

“是笛卡尔,你说的那个有名的极坐标方程式是r = a(1 - sinθ)”,罗辑汗。

“对对就是那个,上次你给我画的,再画一遍吧!”

罗辑脸红红的:“我…我忘了,谁给你画了!”





TBC

———————

最后提到的方程式是笛卡尔的心形极坐标方程式,只写了一个,还有三个手机就不一一粘贴了(好吧其实是我懒)如果感兴趣可以问度娘~

新开了个系列 当全职众人变成颜文字

链接走这~

http://chuyunheng.lofter.com/post/1db1b3d6_ad1d01c




[全职]当全职众人变成颜文字之普通篇

•昨天玩颜文字突然想出来的脑洞
•有些颜文字是直接用的有些被我重组了

——————————
普通篇
—————
【霸图】

一脸凶相
看着就想交钱包的
普通韩文清
┌(▀Ĺ̯▀)┐

随时拿着时间表
严格遵守的
普通张新杰
[≡] 〆(□_□✧)

得了一个亚军
再次得了一个亚军
又得了一个亚军
还是得了一个亚军的
普通张佳乐
(ㅇㅅㅇ❀)

表面文绉绉
实际是个老流氓的
普通林敬言
(⊡‿⊡)

传闻是正副队私生子
干着队长的职业有着副队的性子的
普通宋奇英
[≡] 〆(□Ĺ̯□)┐


【轮回】

不善言辞
据说头上有呆毛的
普通周泽楷
( ु• ``` • )

周语九级
每天都波涛汹涌的
普通江波涛
(⊡‿⊡)ノ


轻易被撩
每天都有小炸毛和小傲娇的
普通孙翔
(╯°□°)╯︵ ┻━┻


每天思念着女神
蝉联联盟第一痴汉的
普通杜明
(*/∇\*)


【蓝雨】

苏破天际
手速第一的
普通喻文州
^_^

一米七六
安静如鸡的
普通黄少天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 ・ㅂ・)و ̑̑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ᵒ͜͡ᵏᵎ⁾                           


每天都好好训练
想要去找刘小别前辈的
普通卢瀚文
ೕ(•̀ㅂ•́ )

亚历山大
也要咬牙往上冲的
普通郑轩
ᕙ། ಠ 益 ಠೃ །ᕗ

永远永远
没有妹子的
普通蓝雨全家福
( ͡° ͜ʖ ( ͡° ͜ʖ ( ͡° ͜ʖ ͡°) ͜ʖ ͡°) ͜ʖ ͡°) ͜ʖ ͡°)


【微草】

天生异象
走位极尽风骚的
普通王杰希
(o_O)

迅如疾风
快如闪电的
普通刘小别
         =͟͟͞͞=͟͟͞͞ʕ•̫͡•ʔ
                                           =͟͟͞͞=͟͟͞͞ʕ•̫͡•ʔ
                       =͟͟͞͞=͟͟͞͞ʕ•̫͡•ʔ

联盟剩下不多的良心里
微草的小天使
普通高英杰
( •⌄• )◞

联盟单亲家庭之一
有着模范好爸爸的
普通微草全家福
ʕ•̫͡•ʕ*̫͡*ʕ•͓͡•ʔʕo_Oʔʕ•̫͡•ʔ*̫͡*ʔ-̫͡-ʔ


【义斩】

有钱任性
组团炫富全联盟的
土豪楼冠宁
( ͡° ͜ʖ ͡°)

有钱任性
组团炫富全联盟的
土豪文客北
( ͡° ͜ʖ ͡°)

有钱任性
组团炫富全联盟的
土豪邹云海
( ͡° ͜ʖ ͡°)

有钱任性
组团炫富全联盟的
土豪顾汐夜
( ͡° ͜ʖ ͡°)

有钱任性
组团炫富全联盟的
土豪钟叶离
( ͡° ͜ʖ ͡°*)

有钱任性
邪魅狂狷酷炫狂霸拽一身总裁范的
土豪孙哲平
( ͝° ͜ʖ͡°)

有钱任性
组团炫富全联盟的
土豪义斩全家福
( ͡° ͜ʖ ( ͡° ͜ʖ( ͝° ͜ʖ͡°( ͡° ͜ʖ ͡°) ͜ʖ ͡°)ʖ ͡°*)

#土豪都长一个样( ͡° ͜ʖ ͡°)   #

【兴欣】

联盟脸T
稳妥拉仇恨的
普通叶修
( ̄▽ ̄)/

猥琐三人组之一
已经是高龄老人家的
普通魏琛
( ̄෴ ̄ )

气功师界的节操担当
有一双真诚的大眼睛的
普通方锐
( ◐ω◐ )

不明真相
永远干劲满满的
普通包子
ᕦʕ ⊙ ◡ ⊙ ʔᕤ

拆迁队出身
被包子强行拉来干劲满满的
普通罗辑
୧ʕ ⊚ ͟ ⊚〣ʔ୨

面无表情
不爱说话的
普通莫凡
(▼_▼)

还没有被兴欣这个大染缸污染
掌管着自动净化饮水机的
普通乔一帆
[]◟( •⌄• )

理智冷静如新杰
身为联盟血厚第一奶的
普通安文逸
(□_□)

联盟女神
兴欣四大头牌之一的
普通苏沐橙
(*σᴗσ)

现实中的白富美
兴欣四大头牌之一的
普通唐柔
(⚈‿⚈⑅)

让雷霆深感羡慕
电脑随便玩小号随便开
兴欣四大头牌之一的
普通陈果
ೕ( •̀ㅂ•́ ✲゚)

#四大头牌之一的叶修表示不想说话#

气死蓝雨
拥有三个妹子的
普通兴欣全家福
ʕ•̫͡•ʕ•̫͡•ʔ•̫͡•ʔ•̫͡•*ʕ ̄▽ ̄ʔ•̫͡•*ʕ•̫͡•*ʕ•̫͡•ʔ•̫͡•ʔ





TBC

————————

话说少天的文字泡是自带的变不了
文字泡格式好麻烦再给少天配颜文字就让我吃方便面没调料包(;´༎ຶ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