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克林的红白蓝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黑瓶]小段子(二)

原创黑瓶小段子

=========================

墓道内ーー

       黑瞎子和张起灵举着火折子,一前一后向前走。

       一路上张起灵手指摸索着墓墙,黑瞎子脚探着地面,破掉不少机关,走得倒也顺利。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一堵汉白玉门前。确认没有机关,黑瞎子马丁靴在门上踹得“咔咔”响,笑道:“这墓主人真他妈抠门,汉白玉都不搞个真的来!”

       张起灵看了看,撬开门走进墓室。

       墓室很大,头顶盘踞着一条口含夜明珠的四爪飞龙,彰显墓主的身份。墙边堆满瓷器,左右两排各点有长明灯,灯渠里黑黢黢的看不清楚。棺椁就摆在金砖砌的棺床上,金丝楠木的,上头雕有各种繁复花纹,旁边的壁画上无非是描述墓主人的生平事迹,生前造福,死后升天云云。

       黑瞎子晃晃悠悠转了一圈,开口道:“小家伙,不用看了,全是假的。开棺吧,好东西指不定都在棺材里呢!”

       张起灵点点头,二人对视一眼,撬棍一插一抬,“吱呀”一声,棺椁盖开了条缝。一连开了两椁两棺,张起灵忽地眉头一皱停了手,声音警惕:“别动。”,黑瞎子朝里看了看,咧开嘴吹了个口哨:“嗬哟!还有东西不安分呐!小家伙准备好~”

       说完张起灵一脚踹开棺盖,一只黑毛粽子扑了出来。黑瞎子眼疾手快,将大半个黑驴蹄子直接塞进粽子嘴里。可怜的粽子“嗷”一声还没出口就被踢翻在地。

       张起灵拿出把黑金匕首正要划开手掌放血,就见黑瞎子露出一口亮闪闪的小白牙:“小家伙,等着瞧好儿吧~这回换爷来!”

       在张起灵诧异的目光中,黑瞎子从包里掏出个白花花的东西往刚爬起来的粽子天灵盖上一贴,手一挥,大喝一声:“跪下!”

       超市张起灵好歹也是被黑瞎子拖去过的,待他看清那是什么东西时,他愣了。

       于是当我们的徐三胖抄着把金灿灿的洛阳铲高呼“斯巴达”冲进来时,他看见工作人员一脸羞涩地捂着眼睛,脑袋上还贴着片卫生巾,偶尔偷瞄一眼旁边已经被扒光捆成粽子,一脸哀怨的黑瞎子和旁边倚着棺材闭目养神的张小哥。

       “不就是个密室逃脱吗至于嘛你们!”

[黑瓶]小段子(一)

原创黑瓶小段子

=========================

某日,黑瞎子下斗回家,途中遇一黑狗。

       小黑狗一身皮毛油光水亮,尾巴摇三摇,盯着黑瞎子手里的饭盒,乖乖巧巧。

       黑瞎子扔了根骨头,小黑狗不吵不叫,扑过去,一个转身接住骨头。

       黑瞎子咧开嘴:“好狗。”

       傍晚张起灵回家,看看和小黑狗玩得正欢的黑瞎子,默默进了屋。

       黑狗起名叫小黑,名字是张起灵给取的,是黑瞎子抱着小黑硬磨张起灵磨了半天才给磨出来的。黑瞎子听完后脸上的笑难得僵了一下,片刻后又笑道:“嘿嘿,哑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自从小黑进了家门的第一周,黑瞎子就愉快地发现小黑和张起灵相处得极其融洽。只是,这融洽的有些过了头吧ーー

       黑瞎子默默看着窝在张起灵腿间撒娇打滚儿的小黑,又默默看着张起灵顺了两把小黑的毛,抱起小狗进了卧室,“砰”一声带上门。

       都一周了,这样不行啊,真是…黑瞎子默默盯着卧室门,摸了把脸,略略觉得有些恍惚,笑得一脸憋屈。

       什么叫引狼入室,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黑瞎子算是领教到了。

       又一日,张起灵回家,不见平常一开门就朝他扑来蹭腿求抱抱的小黑,瞥了眼正在沙发上窝着吃肉的黑瞎子,问道:“小黑呢?”

       黑瞎子咂咂嘴,淫荡地朝张起灵嘿嘿一笑:“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