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怀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瓶盟]相见



1
王盟初遇张起灵,还是在吴家小三爷那冷冷清清的铺子里。

他还记得那个夏末的上午,窗外蝉声一阵聒噪过一阵。杭州的天气每逢夏季便没了南方的多情怡人,整个杭州城都像个巨大的蒸笼。周末时间,街上偶尔有打着遮阳伞的妇人带着刚满三岁的小娃娃匆匆路过,也会有一群穿着短裙,捧着冰奶茶谈笑打闹,正处于花样年华的十七八岁的少女不惧怕酷暑。但更多的时候则空无一人。

王盟看着被太阳的毒辣光线照射的亮得发白的街道发呆。即使他趁老板不在偷偷开了空调,仍然感到夏季特有的烦躁闷热。

王盟动动塑料凳,再一次调整好姿势,枕着手臂和周公过起二人世界。睡梦中突然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慌不迭地从桌子上爬起来,以为是自家老板回来了,结果一句“老板”还没喊出口,就硬生生被憋了回去——吴山居的门就那样被一个眉眼间皆是淡漠的青年推开。

张起灵走到柜台前,看着手忙脚乱擦口水的小伙计,道:“吴邪呢?”

王盟实在是没想到还会有人进这家铺子的门,更没想到这人居然直接来打听他那不负责任的老板。嘁,王盟在心里腹诽,还以为终于有生意了。这么想着就闷闷回答道:“哦,老板他不在,最近一年经常这样,打电话多半不接,也不一定什么时候回来。您要是没什么急事就先走吧,想找他的话您不如留个电话,等他回来了让他亲自和您联系。”——这是要赶人了。

张起灵向门外看了一眼,微长的发丝扫过脸颊。长得真白——王盟如是想。许是感觉到小伙计探寻的目光,张起灵微微点下头,还未等王盟反应过来就转身离开柜台。

话说吴老板曾经这样语重心长地教导过小伙计,彼时王盟初入铺子,正处在一腔热血准备大干一番好让老板对自己刮目相看继而实现涨工资的愿望的时期,远没有像现今这般颓废。

“盟盟啊,”吴邪拿着把折扇拍拍面前一脸无辜的人的脑袋,继续说道:“俗话说的好啊,顾客就是上帝。可这上帝也不是个个都招呼得来的呀。对于那些想买东西的,我们就要招待他,忽悠他,往死里忽悠他。对于那些不想买的或者纯属不懂装懂浪费时间的那些个‘闲人’——”,吴老板咔哒一下把扇子一合,“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就在王盟庆幸这“闲人”被打发走时,他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那人撂下句“我在这里等他”,便直接走到那张梨花木的沙发前,随手拿过茶几上一本古董研究手册,蛋腚的坐下研究起来。

可怜的王萌萌内心十万草泥马大军欢快的蹦跶着小蹄子呼啸而过:这可怎么办,老板没教过啊。他指名要找老板还坐在这里等他,吴邪在外面做了什么他又不傻,也能猜出几分。但看样子又不像是来找麻烦的,难不成真是老板的朋友?他有些后悔刚刚的态度。

拿起电话拨出一串数字,果不其然又是冰冷的女声:您好,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王盟垂头丧气地扣掉听筒。到底是继续睡觉还是招待客人…继续睡觉?好像有点不太礼貌。可招待客人?王盟偷偷瞄了眼坐在沙发上自带冷气的青年,这难度有点儿大吧…

思索良久,也不想想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招不招待好像也没什么区别,我们可爱的萌萌小同学终于下定决心,做贼一样一边偷瞄张起灵,一边轻轻站起来,挪到柜台旁边泡了壶西湖龙井。期间因为一心二用一个不小心放多了茶叶,又一个不小心错倒了冷水,最后再一个不小心打碎了杯子。清脆的声音在安静的古董店内响起,张起灵微微抬眼,旋即又继续翻看手册,倒是这边厢的小伙计一晃神又被碎片割了手指,没防备的“嘶”一声,一滴血珠从伤口溢出来。这下王盟不敢再分神,贴好邦迪清理干净碎片重新泡了壶茶端到茶几上,再次看看张起灵,小心翼翼地问:“那个,您喝茶?”

张起灵愣了愣,余光看见王盟手指上的邦迪。点点头,接过一只茶杯慢慢品起来。半晌,终是良心发现似的(至少在王盟看来是良心发现),开口淡淡道:“不用管我。”


2
王盟听了这话一愣,呆了一会儿,顿觉如获大赦,搁下托盘跟张起灵客套句有什么事叫他就溜回柜台后。碍于有客人在,王萌萌又恢复了最初兢兢业业小伙计的形象,翻起空空的帐本。以前这些帐本都是放在吴邪那里,每月到了该交账的时候小伙计都能看到自家老板费尽心力奋笔疾书抓耳挠腮地造假。其实这事儿收账的伙计心知肚明,却没人捅破。谁让吴邪是三爷亲侄子呢。不过自从吴邪第一次离开铺子一月未归后,就再也没人来收过账,吴邪总不在铺子也没心思去管,16开纸大的硬皮笔记本就落到自己手里,彻底变成一片空白。

王盟看着本子里一沓缴费通知单发愁:这个月老板再不回来自己是去桥头卖艺还是把店里那几个古董给当了。活了二十几年了居然有这种老板自己怎么这么命苦呢嘤嘤嘤嘤嘤…

谁料平日里扫雷睡觉发呆惯了,突然思考了一下人生有些不适应,王盟只觉得阵阵困意袭来,拼命告诉自己别睡别睡,千万不要睡!奈何身体已经先大脑一步作出反应,肩膀一摊就趴桌子上开始了日常活动。


3
傍晚落日的余晖映进吴山居,室内泛着淡淡金红,张起灵靠在沙发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脸被笼在一层红霞中。他偏了偏头,正好看见柜台后面小伙计头顶一个小小的发旋儿,发丝被阳光照射的发亮。ーー是个很安全的人,张起灵心想。微微觉得阳光有些刺眼,继续盯起天花板。

伴随着一声“卧槽!”,张起灵迅速起身,就看见王盟一张写满尴尬的脸。小伙计明显是做了什么梦,一觉起来发现已经到了店里打烊的时间。

ーー真特么没用,自己怎么就睡着了!王盟在心里暗骂,却看见张起灵居然还在,玻璃茶壶已经空了。

ーー他不会就这么喝茶等了一天吧?

想起刚刚做的梦,王盟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对…对不起,我睡过头了…昨天晚上没睡好,没想到…嘿嘿嘿嘿嘿,那个,您吃过饭了么?”

张起灵也不答话,气氛一时间尴尬到极点。王盟见状,一边心想这人怎么跟个闷葫芦似的,一边结结巴巴道:“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店里马上打烊…你要是还没吃,我请你…吃泡面?”

话一出口王盟就有种一巴掌抽自己嘴的冲动,有请人吃饭吃泡面的么!就算上个月工资没剩多少,好歹嘴上也客气客气呀!真是…慌慌张张看向对面的人,目光正好对在一处。这回张起灵给了点反应,轻轻摇摇头,留下句“明天我再来。”,就拿起背包推开了店门,只剩王盟在后面喊“那…那您慢走!诶对了!您留个名字,万一老板回来我告诉他!”

张起灵没有停下,继续向前走。

王盟看着张起灵迎着刺眼的光走出铺子,突然开始怀疑他是否真的有名字,这个人和自己还有这世上的任何人,都处在不同的世界。

在原地站了半晌,直到肚子不争气地发出声音才想起来已经到了饭点儿。王盟暗骂,瞎想什么呢!转到仓库看了看那半箱泡面,决定奢侈一下,自己买菜做饭,庆祝这个月来有了第一位客人ーー虽然他并没有贡献出可爱的人民币。



4
骑着那辆破旧的小自行车,王盟哼着最炫民族风,庆幸自己赶在路边大妈收摊之前买下了最后一捆降价的韭菜和几个鸡蛋。天色已经暗下来,半空中却零星有几个雨点掉下来,且有几分愈演愈烈的架势。ーー糟了,出门没带伞,难得自己出来买回菜,运气居然这么差。想到这王盟加快速度,拐进一条小路抄近道回家。

眼见要到吴山居了,雨却越下越大。等王盟看见前面隐约一个人影时已经晚了,急忙握紧把手向右转,车轮胎被凸起的井盖一硌,连人带车倒向旁边建筑物的墙底,菜也不知道摔到了哪儿。王盟骂了一句,瞥见那人已经过来了,随口一句:“兄弟,搭把手呗!”,扶着他伸过来的手站起来,一抬头ーー这不是要找老板那小哥嘛!

王盟突然反应过来:“谢谢你啊,这下雨天的,没看清楚路…对了,你不是都回去了么,怎么还在这?”

张起灵出了铺子,却因为没有身份证找不到落脚的地方,又不想牵扯进道上那些琐碎的事,就在附近等着吴邪回来和他道别。哪成想这鬼天气突然下起雨来,他没办法,只好随便找个屋檐避雨,于是乎就遇到了同样倒霉的王萌萌。

张起灵看着此时此刻狼狈的王盟:衣服沾上打碎的鸡蛋,蛋液随着雨水往下淌,干净的手臂也多了几块不大不小的瘀青和污泥,连带着自己的手也蹭上些许。他以几不可见的角度罕见地皱了下眉,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他。

王盟看张起灵一直盯着自己,低头才发现白色T恤脏的不成样子,不由得讪讪笑笑,手忙脚乱地混着雨水蹭了几下,结果越蹭越脏,索性放弃了。抬头看看张起灵,却发现他已经走远。

想了一会,一路小跑地追上去,其间几次险些滑倒,最后终于赶在出巷子之前抓住张起灵的背包。

穿着冲锋衣的青年凭本能转身就要一脚踢上去,看见来人才在半空中即时收住。即使如此,依然把王盟吓得不轻,慌乱之中大喊一声,弯下腰双手护住脑袋。

等了一会儿都没感觉到任何痛感,王盟才直起身,正好听见对方一句淡淡的抱歉。

“呃,没事没事!真的没事!其实我就是想说,你看你衣服都湿了,要不要跟我回去…”

说到最后,看见张起灵投来诧异的目光,慌忙又道:“没关系的!雨下这么大,反正你是老板的朋友,况且他又不在,你跟我回铺子换件衣服住一晚,明天正好可以继续等。”

张起灵显然被说动了,点点头,和王盟一前一后收拾好回了吴邪的古董铺子。


5
王盟走前打开了门口的灯,暖黄的灯光投下,可以看见半空中飞扬的温柔灰尘。

张起灵被王盟带到二楼的小浴室洗澡,出来的时候看见换下来的衣物已经泡在水盆里,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疑似吴邪的干净白色浴袍。某伙计表示自家老板生性宽容温和大度,向来不拘小节,这一点充分地体现在发工资这件伤害革命友谊的事情上。一件浴袍而已,洗干净再放回去,老板不会介意的。

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王盟端了碗夜宵上去ーー果然最后还是得请人家吃泡面,王盟腹诽。

敲了敲门,王盟就把面端了进去,一边不好意思道:“刚买的菜就掉了…冰箱里没什么可吃的,只能吃这个了。其实泡面也没什么不好的…有各种口味的嘛…这是红烧牛肉的,你要是不喜欢我可以再去煮,还有ーー”,还没啰嗦完,张起灵已经走到桌边,道了声:“多谢。”就坐下开始吃起来。

王盟还因为那句谢谢僵硬地杵在一边,无意识地盯着张起灵的手看。突然发现张起灵吃饭没有声音,手上的动作也很轻很连贯,有种一气呵成的美感。

ーー能把泡面吃成这样的,大概也就他了。王盟不止一次这样想过。

一碗面条很快就解决掉了,王盟端走托盘,临出门前还不忘嘱咐张起灵有事叫自己,便进了浴室。

张起灵躺在床上,床单很干净,鼻尖萦绕着淡淡香味。房间是王盟的,不过张起灵并不知道今晚有人要睡沙发了。他闻着那些好闻的清香,突然觉得有些累,可仍然不敢放松,浅眠过去。

第二天他起得很早,六点钟不到的样子。在斗里时刻都有危险,再加上小时候残酷危险的训练,这使张起灵养成间歇性睡眠的习惯。可让他感到奇怪的是昨天夜里只醒了一次,自己的警觉呢?他用那两根不寻常的手指按按眉心,开始质疑自己昨晚的决定。不过ーー确实已经很久没有像这样休息过了。

清晨的空气很是新鲜清爽,他望向窗口,正对着西湖,看见有老人绕着湖面遛弯儿。撒下几把鱼食,逗逗湖里的鱼再逗逗笼里的鸟儿,和湖边健身的人攀谈两句,转而去观看两位老人家的对弈;街边的小贩在叫卖自己的价格是多么便宜,引来不少柴米油盐都精打细算的主妇;不少上班族从卖早点的阿婆那里讨两根油条喝一杯豆浆,提起公文包悠悠赶向地铁站ーー时间还早。

市井百态。

张起灵在窗边儿站了一会儿,突然想到这样一个词。

他收拾好登山包,把衣服换回去,毫无声息地带上门走下楼梯,看见抱着被子睡沙发的王盟。

小伙计蜷在硬硬的沙发上,明显睡得不踏实,眼底有些淡淡乌青。

张起灵在对面坐下,开始研究旁边梨木雕花架子上的古董。

于是等王盟终于醒过来洗漱完毕买完早点回来的时候,张起灵指出几件东西:“这些是翻身凤凰。”

“啊?”,王萌萌觉得自己听错了。

“这些,都是仿造度极高的赝品。”

王盟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ーー有这眼力你怎么不挑几件买下来呢。

察觉出气氛有些怪异,王盟笑着打哈哈:“啊,那些啊,都是随便收的。来来来,吃饭了呵呵呵呵呵。”

张起灵没再多说什么,坐下来默默喝完豆浆,之后看着王盟挂上营业的牌子。两个人一个看着天花板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在发呆,一个假装工作实则玩儿电脑,偶尔情绪激动狂点鼠标,又突然想到还有个大活人坐在店里赶紧噤声。

王盟已经知道张起灵不挑食,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就这么过了一天。傍晚要打烊时,善良的小伙计寻思着这小哥大概也没地方可住,不如自己再委屈几晚睡沙发,这么想着便提了出来。张起灵虽然想起昨晚的事,倒也觉得吴邪这铺子暂且还算安全,便应了声好。说完又指指旁边古董架子上一块白玉麒麟坠:“这个我要了。”


6
铺子开了张,王盟出门买菜,中途又下了一场雨,幸好这次带了雨衣没有变成落汤鸡。

吃饭的时候,王盟看着桌上的两菜一汤,突然想起个事情,问道:“诶,小哥啊,我这么叫你可以吧?”

张起灵正在夹菜,闻言顿了顿,轻轻点头:“可以。”,王盟见状,继续问:“那ーー小哥你叫什么啊?我叫王盟,喏,你看。”说罢扯扯自己衣服,上面挂着个小小的牌子,写着自己的名字。

张起灵并不答话,停下筷子,站起来说了声:“我吃饱了。”便走到沙发边坐下,气氛顿时僵下来。王盟见自己碰了一鼻子灰,不再追问,低下头努力扒饭,时不时偷扫一眼张起灵,很快也起身收拾好桌子。

刷完碗上楼铺床,王盟招呼张起灵上来洗澡,自己又转到楼下准备睡沙发。张起灵看着忙忙活活的小伙计,过去按住他正在铺沙发的手。王盟有些懵,回头疑惑地看向张起灵,只见他盯着沙发道:“你上去,我睡沙发。”

王盟恍然大悟,急忙摆手:“没事没事,有时候老板住在这,我也睡这里的。再说了,你是老板的朋友,怎么好意思让你睡沙发。让老板知道了,也要骂死我,扣我工资的!”

张起灵依然不动,坚持让王盟上楼,王盟还想推拒,刚一张口便化作一个喷嚏,被张起灵一偏头躲过。约莫是昨天淋了场雨,夜里开着空调,刚刚出去湿气又重ーー感冒了。

王盟也挺不好意思的,人家小哥昨天也湿身了,怎么没见他感冒?偏生自己喷嚏差点打到人家身上。

这厢王盟还在腹诽,那厢张起灵已经放开他,自己铺好褥子准备躺下了。王盟揉揉有些发闷的鼻子,想起来自己那个暖和的被窝,再和现在这沙发做了个对比…既然这小哥都这么说了那我果然还是上去吧!可…

王盟看看张起灵,犹豫半天,支支吾吾道:“那小哥你也别在这躺着,跟我一起上去吧…我那床也不大,我上去打个地铺就好…你看…”

说到最后王盟声音越来越小,想起刚刚晚饭时候的事,怕这闷葫芦又不搭理自己。

所幸张起灵思索一会儿,也同意了ーー这里尚且安全,自己有把握,就算半夜有人对自己不利也没问题。况且…张起灵扫过王盟身上的几处要害,让他跟自己在一起,出了事也可以保他一命。

两人上楼,在王盟再三劝说下,张起灵还是睡在床上,王盟打地铺。他听着很快传来的王盟悠长的呼吸声,也渐渐阖上眼。

夜里张起灵醒过来,靠着床头柜直起身,看着地板上的人发呆。王盟睡觉很老实,侧身抱着被子,偶尔翻个身。张起灵盯着他微微凌乱翘起的头发,不自觉地出了神:他还很干净,没有被牵扯进来。

第二天王盟早起下楼,看见床铺已经叠好,张起灵随身的背包也不见了。王盟脸不洗衣服也不穿踢着拖鞋就冲下楼,红木楼梯被踩的砰砰作响。结果冲到一半就看见张起灵好端端坐在沙发上,背包还在一旁放着,听到动静一抬头,恰好看见顶着一头乱毛穿着背心短裤的小伙计。

王盟“嘿嘿”笑了两声:“小哥我睡迷糊了,一起床看见你不在,还以为你走了…就下来看看。那个…没吃饭呢吧,你¨你等一会儿啊我马上去弄马上就去!”

张起灵目送王盟“噔噔噔”上楼换衣服,继续淡定地看起天花板。

吃过早饭,王盟坐在柜台后,还在对刚刚的事耿耿于怀,想着怎样努力挽回自己的形象,又觉得总这样不说话也不太好,开口试探道:“小哥?”

张起灵看向他,淡然的目光让王盟有些不适应,但还是硬着头皮问:“小哥,你找老板,到底是干什么啊?”

张起灵继续翻动着角落架子上那些滞销的拓本,答道:“道别。”

王盟一愣,继续问:“道别?小哥你要去哪儿?很远的地方么?”

张起灵扫了眼王盟,不置可否。

王盟讪讪笑了笑,也不管张起灵听不听,继续说道:“我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来杭州了。本来我不想再待在老家才来找工作的,差点就见不到老板和你了,后来还是进了这个铺子,老板就把我留下来当个小伙计看看店什么的。”

张起灵微微点头,示意他在听。

王盟见状,话匣子也打开了,继续说:“老板对我其实挺好的,每次说要扣我工资,其实一直都没扣。就是…”,王盟偷偷看了眼张起灵,“就是最近这一年老往外跑,一走几个月,生意上也没什么起色,铺子里就我一个人,只能发呆睡觉玩扫雷。”
顿了顿,又道:“我大概也知道老板跟着你们干什么去了,他本来只是个普通的小奸商而已。最近却渐渐变了。”

张起灵停住了。

“我对这些事没有什么兴趣,不想去打听,说这些其实不是想怪你们,多亏有了你们,老板他才能活下来。小哥你就是个很好的人,不像老板那样说走就走,虽然我认识你才不到几天,可是今天早上醒过来的时候还是怕你跟老板一样,一声不吭人就没了,铺子里又剩我一个人。”

“你应该回老家去。”,张起灵不知道什么时候转过来,看向王盟。

王盟正要答话,铺子外确闪进一个人,王盟一看,愣住了。

这他妈不是小老板么!

吴邪刚从外面回来,一进门就看见王盟一脸吃惊。也难怪,这么久没回来,突然出现在这里,任谁都会是这个反应。

吴邪把包放下,屁股往沙发上一坐给自己倒了杯茶,随意问道:“我这段时间不在,有客人么?”

王盟偏偏脑袋,示意旁边角落里还有个大活人。

吴邪正在喝茶,一看之下,“噗”一声喷出来,“小哥?!”

张起灵转向吴邪,淡淡道:“我来和你道别。”


7
吴邪带着张起灵去了楼外楼。

临走时,张起灵回头看了一眼ーー王盟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出门,拐弯,直至消失不见。



8
吴邪一路追着张起灵,追到了长白山。

两个人坐在篝火旁,吴邪还在想怎样把张起灵劝回去。眼睛一瞥,看到张起灵脖颈上挂着一根黑色的细绳,不禁好奇:“小哥,以前怎么从没见你戴过这个啊?”

“在你铺子里买的。”

“我铺子里?!”,吴邪有些惊讶,张起灵抽出那条细绳,下面挂着个白玉麒麟坠。

吴邪一看,还真是古董架子上的东西,随即又反应过来:“你买的?”

张起灵点点头:“嗯。”

吴邪一拍大腿,埋怨道;“小哥你怎么不说你是我兄弟啊!哎呀王盟这小子也真是的,小哥你看这多不好意思!诶不过既然你喜欢,不如跟我回去也开个小铺子什么的balabalabala…”

张起灵看着跳动的火苗,火光映在脸上,半明半暗。

吴邪见他没反应,也渐渐止住话头。两个人就这么对坐着,一时无话。

半晌,张起灵终于开口:“有烟么?”

吴邪以为他又要像上次一样嚼烟丝,从上衣口袋里找出根中华递过去。没成想张起灵把烟伸进篝火里点燃,吸了一口。

吴邪愣住了,心说张起灵你丫还真会抽烟!

张起灵不再说话,只是看着火光。

王盟坐在店铺里,望着门口发呆。半晌把头一沉,倒进臂弯里开始睡觉。

可他并没有睡着。


9
第一年

王盟看着吴邪为了三叔的生意忙前忙后。

第二年

吴邪渐渐掌握了门路,询问王盟是否愿意入行,王盟倒在床上想了一天,答应了。

第三年

王盟成了道上的王二瓢把子。

第四年

黎簇发现王盟什么都不做的时候,一点小动作也没有。而王盟只是回答:“如果你在一个老板整天不在家,也没有生意的铺子里当了几年的伙计,你也会这样的。”

第五年

王盟坐在驾驶座,一脚油门开上大道,离开墨脱,身后是披着袈裟的吴邪。

第六年

王盟在原来吴山居的地方,开了家店,名字叫做“王子规矩”。

第七年

王盟的生意渐渐做大,道上的人都来照顾生意。

第八年

王盟从酒席上喝醉的一个伙计嘴里,知道了消失八年的斗王姓张,道上人称“哑巴张”。

第九年

王盟开始着手与吴邪对立。

第十年

王盟找人假扮张起灵,带人踏上长白山,泪流满面:“老板,你得好好活着,你们都得活着。”

第十一年

王盟动动塑料凳,再一次调整好姿势,枕着手臂和周公过起二人世界,睡梦中突然感到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小哥?!”






Fin.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