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怀

随便称呼我吧 阿横也可以
墙头多 推文狂魔
各种cp无关个人喜好有合适的梗也会写持续性懒癌关注谨慎:D
全职主食翔叶 平叶王all叶叶蓝昊王昊远也可
盗笔杂食主黑瓶瓶盟
魔道薛晓忘羡聂瑶
漫威虫绿贱虫贾尼锤基盾冬
HPDH GGAD
K伏八尊礼
阴阳师夜青博晴

[翔叶]河神

•不写点文却写了这个真是够了
•明天就写那篇青梅竹马的翔叶

——————

某日,叶修在江边走着,突然脚一滑,摔进了水里。待他一番挣扎爬上岸,躺在软滩上烦恼湿身了该怎么办时,江面上突然金光大作,一个上身全裸下身鱼尾的帅哥掉到自己身上。

叶修扫了一眼帅哥的人鱼线:“变态你谁啊?”

“什么变态!我是河神!河神!你见过长得有我这么帅的变态吗?”

“这不刚见着一个。”

孙翔怒极,大声反驳自己不是变态,叶修就拍拍他的肩膀:“那就快起来,你要压死哥了。”

孙翔这才发现自己双臂正撑在叶修身体两侧,而叶修的白衬衫由于他刚刚掉进河里,已经湿透了,被叶修解开几颗扣子,露出大片苍白的皮肤,隐约可以看见脖颈青色的血管。

孙翔脸腾地一下红了,慌忙爬起来,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检点,有伤风俗!”

叶修上下打量孙翔,最后目光停在他的胸膛上:“哦?那你就知道检点,不伤风俗了?”

孙翔:“…”

“总之,”孙翔咳嗽几下,“我是这条江波涛的河神。是少年你用你最纯洁的心灵召唤了我,可爱的人儿哟,你是否希望许下愿望,愿滚滚的江水保佑你梦想成真呢?”

叶修看着画风突变的孙翔,挑挑眉:“说人话。”

孙翔:“你不懂,这是套路,江波涛教我的套路。”

“成成成,你不就想问我掉没掉东西嘛。我没掉,行了吧,真要掉了也是包软中华。”

“不行,你怎么可以不掉呢,必须掉!”孙翔有些着急,“快点想想,随便什么都行。”

“可我真的没掉东西啊,到水底随便捞一捞就好了。”叶修无奈道。

孙翔一拍脑袋,感叹自己怎么没想到,甩甩尾巴钻到水底下。过了没多久,又游了上来。

“心灵纯洁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金黄少天,银黄少天,还是这个话痨的黄少天?”

叶修嘴角抽搐几下:“我掉的是安静的黄少天。”

孙翔听闻随手把黄少天扔回河里,又钻进水底,溅起几朵小浪花。

姑且不论黄少天为什么在水底,瞧这架势,像是还有…叶修汗颜。

两分钟后,孙翔再次浮上来:“心灵纯洁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金喻文州,银喻文州,还是这个手残的喻文州呢?”

“我掉的是手速破万的喻文州。”

孙翔没有手速破万的喻文州,于是继续捞:“心灵纯洁的少年哟,你掉的是这个金韩文清,银韩文清,还是这个黑脸的韩文清?”

“我掉的是穿女仆装一边笑一边帮我捏肩揉腿的韩文清。”

韩文清脸一黑,把将他捞上来的孙翔扔进了河里,随后自己也跳了下去。

叶修等了许久也不见有动静,耸耸肩回家换衣服去了。

于是第二天,当叶修从原路经过时,孙翔突然从一棵树后窜出来拦住了他的去路。

“这位帅哥你还来啊…诶?你尾巴呢”

“我可是河神,变双腿还不简单。你这个人不仅不知检点,还不守信用,昨天居然先走了!”孙翔怒。

叶修一摊手:“我等你半天你也不上来,沐橙还喊我回家吃饭呢。”

“沐橙是谁?你女朋友?你们俩住在一起?”

“不是,不过住在一起倒是真的。”

孙翔睁大眼睛:“居然跟来路不明的女人住在一起?你的廉耻呢?”

叶修终于忍无可忍,一巴掌拍上孙翔的脑袋:“你的智商呢?”



“所以说,你叫叶修,她叫苏沐橙。你们俩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她也是你妹妹咯?”在叶修拉着他坐在树下花了十分钟向他解释之后,孙翔问道。

“没错,你终于懂了。”

“那我们来干正事吧。”孙翔从地上跳起来,拍拍屁股。

叶修一脸茫然:“还有啥事儿?”

“哎呀笨,当然是帮你找你掉的东西啊。”孙翔一脸嫌弃。

不如说是帮你找吧,叶修腹诽。算了算了,逗逗他也挺好玩的。随即站起身:“行吧,那就麻烦河神大大了。”

孙翔大手一挥,再次表示对于河神来说这种事简直小菜一碟,区区凡人不用道谢。

叶修:“行行行,好好好,小河神你最厉害你最棒!”

孙翔才不想承认这是他迄今为止过得最开心的一天。



到了河边,孙翔一头扎进水里,捞了一会,问:“叶修叶修,你掉的是这个金周泽楷,银周泽楷,还是这个不会说话的周泽楷?”

叶修认真摇摇头:“我掉的是安静得像黄少天一样的周泽楷。”

随后孙翔没有管周泽楷看向叶修委屈的小眼神儿,直接把人按进了水里,自己潜水继续寻找。

“叶修叶修,你掉的是这个金王杰希,银王杰希,还是这个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的王杰希?”

“我掉的是两只眼睛一样大的王杰希。”

“扑通”一声,王杰希也被扔了回去。

孙翔变了腿上岸,一屁股坐在叶修旁边甩甩头发,弄得叶修半边身子又湿了:“这个不是,那个也不是,你玩儿我呢吧!”

“哟,还不赖嘛,半天工夫就变聪明了。”叶修拍拍孙翔后背,也没管他一身水就往自己边儿上蹭。

“好你个叶修,居然敢耍我!信不信我…”

“你怎样?”叶修笑起来,眼睛亮亮的,露出一口小白牙。“让我感受一下河神的…诶?喂!”

“惩罚”两个字还没说完,叶修就被孙翔一把扯下了水。他水性不太好,顶多扑腾两下浮上来,就连上次也是因为滩浅自己才能游回来的。现在冷不防被孙翔一拉,直接到了河心。四米深的河水瞬间淹没过头顶,叶修在水里乱扑腾,恍惚中感觉一只有力的手揽过腰间,另一只握住他的手腕向上方的光亮处游去。

孙翔抱着叶修浮出水面游到浅滩,看清叶修的样子瞬间感到后悔。他额前的黑发贴在脸上,眉头微锁,睫毛上还挂着水珠。领口的口子因为挣扎断开,有水从形状优美的锁骨流过,汇进衬衫遮挡处的阴影里。叶修咳嗽半天才缓过来:“咳…咳…河神大大,下回咱不带这么暴力的。”

孙翔本是想道歉的,此时给叶修一说,又有些不好意思,梗着脖子半天挤出一句:“嘁,我又不知道你有这么弱。我说对不起还不行吗。”

“只有一句对不起?没有补偿吗?”叶修眼里闪过一丝促狭的笑意。

“我都说过对不起了,你还想怎么样?”孙翔嘴上不情愿,但还是同意补偿他,毕竟是自己不分青红皂白让人呛了好几口水的。

“那就…像这样!”叶修话音未落,扬起水就往孙翔脸上泼,笑着朝后退去。孙翔呆楞几秒,反应过来:“叶修你你你简直胆大包天!快给我过来让你领教一下河神的威力!”说着游过去就朝叶修身上泼水。两个人互相挠对方痒痒,一路打闹着到了岸边,一齐躺在软滩上。

“河神大大,你不行啊,这么快就累了。”叶修大口喘气。

“谁说的!我这明明是在体谅你。”孙翔也喘着粗气反驳。一时间两个人都没再说话,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

“喂,我说,你随便捞点儿东西我带走就好了,这次真不骗你。”

孙翔听了这话却没有动,他有些不想让叶修走了,直到叶修又催促几遍才不情不愿站起来跳进水里。

没一会儿孙翔上来了,递给叶修一个小瓶子。叶修接过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绿——这是哪家小年轻这么不讲究居然往河里扔润滑剂!孙翔看叶修眉毛一挑一挑的,有些奇怪:“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没有,我走了,东西捞上来非常感谢你,拜拜。”叶修见孙翔过来收起小瓶子就要跑,却被孙翔叫住。转过头看见孙翔站在河里,阳光照在他身上,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一滴水珠从胸膛间流过,让叶修不得不承认居然有那么一丝丝的…性感。

“你还会来找我的吧。”孙翔别过头,眼睛却飞快地瞟着叶修,两个人视线刚好对上,闹得孙翔又红了脸。

叶修闻言一愣,随即露出一丝狡黠的笑容:“当然啦,还要靠河神大大你帮我找东西呢。”

“我有名字,我叫孙翔。”

“那么,孙翔,再见啦。”叶修冲孙翔挥挥手,转身进了树林。只留孙翔一个人一头扎进水里,手捂着半张脸努力想要抑制脸上的笑容。

“孙翔你害羞个什么劲啊!”



孙翔每天都在河边等待着叶修的到来。叶修果然没有食言,真的来了,刚好看见孙翔百无聊赖地叼着根狗尾巴草浮在水面上挺尸。

“你怎么有空上来了,该不会是一直等着我吧?”叶修调笑道。

“自恋狂,谁等着你了。快说,今天你掉了什么。”孙翔没好气地反驳,他还在为叶修让他等了这么久而生气。

其实只过了三天而已嘛。

叶修一阵无奈,为什么每次都是这种问题…“没有,跟上次一样,你随便捞吧。”

孙翔不动。

叶修奇怪:“怎么了?”

孙翔眼神突然变得躲闪,紧接着大声说道:“叶修叶修,你掉的是这个金孙翔,银孙翔,还是这个帅气的孙翔?”

“唔,我想想,我掉的是这个蠢蠢的河神孙翔。”






Fin.

评论(11)

热度(82)